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安金】谎言与设定,祝依山太太生日快乐!

   我以后肯定会忘了我写过这个,感觉有点儿烂尾。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作者:吉利 @嵇隶·迷
  
  点文人员: @依山观天澜
  
  然后祝依山亲爱的生日快乐!
  
  【正文】
  
  在全球流动的时钟展览上最为贵重的就是由宝石大师帕洛斯先生精心雕刻而成的戒指——静止的悔恨。
  
  这枚戒指可以说是帕洛斯大师的收山之作,他曾亲口说过,“宝石不过是隐藏了本人更多真相的浪漫谎言,如果没有办法把时间这份不变的真相传递出去,我想,这会是我最后一个作品。”
  
  雷狮对这枚戒指会收到来自盗贼的预告函这件事并不惊奇,但是一下子受到两封?这大概也能算上盗贼史上的大碰撞吧,毕竟这可疑的预告函可是来自瑞特和维吉尼亚两位出名的神偷的。
  
  和以往的风格相似,维吉尼亚用很是兴奋的语气写出了对这条项链的兴趣并且表示自己会好好收藏的,而瑞特则是老套的“我将在午夜将其取走。”
  
  作为负责人,雷狮很负责的将这件事交给了自己擅长推理的弟弟,心安理得的去当起了所谓的卧底。
  
  “真不明白老大说的去当卧底是去哪……”佩利懒懒地趴在桌上看着帕洛斯刚放下的项链。
  
  “成天和警犬一起混的蠢狗,雷警官所谓的卧底,自然不过是觉得在那里等太麻烦,想要找个轻松的地方蹲着而已。”
  
  “切,我才不蠢呢,你……”
  
  “好了佩利,先停下,”卡米尔放下手中的预告函,“帕洛斯,真的不能用赝品当诱饵?”
  
  “不,不行——给那家伙的宝贝怎么能用假的。”
  
  “哼,谁知道要给哪个,万一被另一个抢走了怎么办?”
  
  “所以我才来找你们啊,傻,要是我只收到一个预告函,你们真以为自己能看到这张?拿过来,这是我的珍宝。”
  
  “……真不知道哪个倒霉货色能被你看上,还那么坚定,”卡米尔暗暗摇了摇头,“我拜托了鉴定科的鬼狐,他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这时候就应该靠我的警犬们。”
  
  “是,是,说不定比你还靠谱。”
  
  安迷修没有说话,随手扔出最后一张牌。
  
  “还有人要加注吗?”
  
  “你出老千!”
  
  “哼,真不知道是谁还在袖子里藏了两张。”
  
  “你这家伙!”被拆穿的大汉恼羞成怒,猛的一掀桌子,砂锅大的拳头直直的向着安迷修的面门,竟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小个子截胡。
  
  “这位先生,这里可不是打闹的好地方,”小个子回头看向安迷修,“若是有什么个人恩怨,不如出去解决吧。”
  
  “你,你还有人!给我等着!”如同小说套路一样,炮灰大汉撂下一句狠话,蔫蔫的走掉了。
  
  “谢谢你啊,小家伙。”
  
  “小?先生,我今年二十六。”
  
  “是吗?在下今年二十九。”
  
  “那您就是老了呢。”
  
  “哈哈哈,这位小先生,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在下可否有机会知道您的姓名呢?”
  
  “您真是客气了,我怎么觉得,您是不需要我出手呢,”小个子摸了摸自己的帽檐,“您怎么不怀疑我是来打探您的情况的呢?”
  
  “这,我就很为难了,”安迷修感到自己嘴角有些不自觉的上扬,“不如,您和我一起……”
  
  “这位先生,我们老板请您到楼上一会,”一位高大的男人出现在小个子背后。
  
  “甚是遗憾呢,这位先生。”
  
  “自然,不过,有缘千里来相会。”
  
  “格瑞!你找我来干什么嘛!”小个子,哦不,金走到楼上,猛地推开门,“这个男人可是让你的赌场吃了不少亏的!我要教训教训他!”
  
  “……金…不需要你操心……况且,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人。”
  
  “格瑞!”金看着好友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气的跳到对方旁边,大胆的坐在格瑞的办公桌上,“我错了嘛!你别生气啊。”
  
  “……我没有生气,你,什么时候?”
  
  “根据维吉尼亚所送出的预告函,今晚过后我就要走了呢格瑞。”
  
  “恩,”格瑞抬头撇了一眼自己幼稚的发小,酝酿了一会儿,在金快要走出自己办公室时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祝一切顺利。”
  
  金没有回头,向着楼下的灯红酒绿走去,“那是当然的啦。”
  
  雷狮嘴上说着根本不想管,但是对于这个交手过几次的维吉尼亚实际上很感兴趣,而对于交手过更多次的瑞特不屑一顾。
  
  “骑士?呵,满嘴正义满手鲜血的犯罪者,果然还是兴趣使然的小鬼更可爱。”为了抓住兴趣使然的小鬼上次自己差点儿把博物馆烧了的警官先生如是说到。
  
  夜晚是不眠人的主场,金躲在博物馆外的树上想着,“也许我应该想电视里的小偷一样更中二一点儿,或者是像瑞特一样正经一点儿。”
  
  午夜是瑞特预告函所告知的时间,也警官们神经最为紧张的时候,金已经做好了在瑞特行动时捣乱然后一石二鸟拿走项链的准备了。
  
  “帕洛斯真是个混蛋,竟然那这么好的项链诱惑我出面。”
  
  他听着市中心传来的十二下钟声,放下了带过来的猫咪。
  
  “埃米,交给你了,”安迷修似笑非笑的跑开了,只留下灰色的猫咪在原地磨爪子。
  
  金是在警铃响起时才跳进博物馆的,要知道只要有点儿内情的人都知道,瑞特的习惯是先惊醒警官,然后再出其不意拿走宝物,金不喜欢这样,尽管他安静的计划总是被什么人打破,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位同行的危险行为有着十分的不认同,满分也是十分。
  
  但是他也得严肃说明,对于这个可能即将抢了他工作的同行,他是有好感的,不是说今晚的赌场一眼就一见钟情这种蠢事,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瑞特,这是个家族?还是个什么,这位伟大的神偷总是行走在珍宝中,没有停止,也没有高调,时间似乎锁不住他。金甚至猜测过这个人会不会是个妖怪,不会变老什么的,但是今晚的会面却让他否决了这个猜想。
  
  妖怪是不会需要眼霜的,他拿出从安迷修寄存在赌场外的手提包里偷到的东西,但是夜晚工作的先生需要不是吗?
  
  安迷修不是第一次发现这位雷先生是个很烦人的人民的儿子,尤其是当这个人有了智商以后更是烦人了。比如说,当其他人去追埃米时这个人直接带着自己的亲传小弟向着安迷修的方向跑来。
  
  这件事对于金来说真是天赐鸿福,就是可惜,帕洛斯坐在了他的项链旁边。他低着头假寐,似乎根本不在意来的是谁。
  
  “……那个……这位……”
  
  “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问我能不能在瑞特来之前把宝石让给你。”
  
  “……”
  
  “然后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来,你在准备问我能不能在瑞特摆脱雷狮前把项链让给你。”
  
  “呃……”事实上,我想问问你坐在地上会不会凉……
  
  “你永远欠我一样东西。”
  
  “啧,真是个会跑的小偷,无聊,”跟丢的雷狮先生暗暗骂道,“佩利,你的狗跟丢了!”
  
  安迷修躲在雷狮背后的展览馆窗户边,彩色的玻璃有照进月光,但是他完全浸在黑暗中,有脚步声渐渐靠近,他尝试着将自己修长的身体缩起来。
  
  对方停下了脚步,“瑞特?他给我讲过你,”帕洛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你是他的偶像,算是吧,他挺想见你的。”
  
  “……”
  
  “随便吧。”对方换了个方向,脚步声又渐行渐远。
  
  安迷修没有停留,他有点儿想念那个金发的小个子,维吉尼亚怎样他不是特别在意,项链不是他的了反正。
  
  “好巧啊,先生。”
  
  “是啊,这次能得到您的姓名吗?”
  
  “为什么不先说您的呢?”
  
  金挺惊讶的,这人竟然还会回到赌场,如果不是他回来向格瑞告别大概就会错过吧。但是说实话他现在除了错愕,还要去感受什么呢?被憧憬已久的前辈翻牌子的惊喜?
  
  “但是我不想当后辈,还是说不想只是当后辈?”在喧闹的赌场中,他在脑内混乱的想着,看着对方干净柔和的面孔。
  
  “在下是安迷修。”
  
  “我叫金。”
  
  “真是个好名字,想要一起喝一杯吗?我请客”
  
  “荣幸之至。”
  
  不管怎样吧,安迷修想,也许我可以先把这些工作放在一旁,然后过上正常人娶夫养子的幸福日子。
  
  然后他看到了金衬衣外露出的链条。
  
  “真是美丽的项链。”
  
  “的确如此,瑞特?”
  
  “是的,维吉尼亚。”
  
  “依旧你请客?”
  
  “当然。”
  
  安迷修可以说是一个很伟大的预言家了,连金的发小格瑞都惊讶于他对于金的攻略速度,更别说还有一个名为艾比的小调皮可以名正言顺的占用他们相处时间,但是很明显,安先生把他这辈子的情商点都加到了这件事上。
  
  在他们的婚礼上秋姐喝醉后难过的表示自己应该讲德国骨科的故事这件事我想我们就可以不讲了,但是雷狮先生一下子失去了两个劲敌感觉生活毫无希望可言辞职去当海盗这件事我们可以下次提一下,更别说安迷修先生当了私家侦探抛弃了他的阴暗过去。
  
  “但是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存在于我在的每一寸呼吸中这样吗?”
  
  “金,你说的没错。”
  
  “那,我爱你。”
  
  “我也是。”
  

评论

热度(22)

  1. 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转载了此文字
    我以后肯定会忘了我写过这个,感觉有点儿烂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