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插入情结

  这是发生在毁灭日之前的事,有些事情历史记不住。

  QWQ那么ooc预警,这是第十二篇,隔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前文建议下翻我的主页。

ps:你们记得在第十五集中Dipper失去的初吻吗?他给了美男鱼。

十二.吃醋

  Bill飘在Dipper身后,两双小手做出磨指甲的动作,时不时抬头看看身前的Dipper,但是一句话都不说。

“这绝对不正常”,Dipper在心里念叨着,Bill没有在第一瞬间夺去他的身体,“也许它还有其他阴谋?或者是……”

Dipper停下了在这无尽长廊的漫步,转过身看着能与他平视Bill,而对方只是冷漠的盯着自己的指头,如果那些树枝一样的叫做手指的话。

  “Well,well,kid,你是需要什么提示吗?根据游戏规则,我将收取你五十积分,是不是很划算?可惜你的积分是零。不过作为老客户,我可以……”

“Bill,我想知道,我们的交易只有灵魂对吗?”

“当然了,我亲爱的pine tree,有什么问题吗?”

“……”也就是说,Bill不能抢走我的身体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契约,但是问题是它为什么不立刻拿走我的灵魂呢?

恶魔唯一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它的猎物。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拿走呢,而是跟着我在这里迷路?你答应了我回去救其他人,不会失约对吧?”

面对着它最大的客户,Bill突然感觉有些无奈。

  “是的,Dipper Pines,我以全知全能之神的名义起誓,我,Bill Ciper,不可能在这次交易中失约。现在呢?”
 
  “你回避了第一个问题,但算了,我也不想因为我提醒了你让你突然决定吸走我的灵魂,”然后利用我的身体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Dipper突然坐下来,靠着墙抬头看着右爪子还放在眼睛下方部位的Bill,刚刚张开嘴。
 
  撞击声从墙的另一边传来,声音越来越大,墙体开始出现裂缝,在Dipper终于意识到要跑的时候,崩塌的墙体压向了他。
 
   响指声在这宏大的情景中显得微不足道。

  “Soos,低头!”

  又一阵石头炸裂的声音过后,Wendy从烟雾中走了出来,环视着周围的环境。

  “Oh,man,又是走廊,真不知道……嘿,Dipper!”

  Wendy兴奋地扶起吓到到地上的Dipper,他毫发无损,真是个好消息。

  “你见到Mabel了吗?”Soos跑上前来,“我们遇见了那个绑架Mabel的男人,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

  “他只是让我们砍开这堵墙,然后就消失了,”Wendy接着说。

  “不,我没有遇到任何人,但是我见到了,”Dipper回过头,身后漂浮的玉米片仿佛只是他的幻觉,“emm,没什么,也许是幻觉。”

  “好吧,我们一起走吧,总会有办法的。”Wendy拍了拍Dipper的肩膀,“也许那只鬼有着更深的阴谋。”

  “还要小心那个黄色的三角形。”Soos露出了和平常不一样的严肃表情。

  “走吧。”Dipper又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又传来巨大的吼声。

  Wendy猛地一吸气,拉起两个人就跑,“快点儿!是那该死的石像!”

  破碎的墙体很快被落在身后,四只只石像兽从另一边露出头来,响指声只有一下,破碎的石像却不止一个。

  “Well,well,well,让我看看吧,谁更加出色,更适合养殖业。”

【一】云影之间(一)

  这算是一个小系列的短文,小系列分为三部分,基本上我已经想好在动笔,这是第一部分是gl云暗,雷者自避请注意。

  以及这是第一部分的第一篇,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三篇,不过稍微有点少,很抱歉啦。

  还有就是我其实吃all暗的,所以不会怎么出现其他cp,基本上我只能说明者自明。

  谢谢你的观看。

ps:暗香男弟子的腰疼已经治好了哦。
——————————————————————————————

    那女人拖着病体来的暗香,可惜她没有享福的命,还把一双儿女落在了这里,关先生想了想,还是将她算做了归去兮的一朵兰,倒是是那两个孩子再也不能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怜的打紧。

  那时候我只有六岁,也是成天被师兄追着要传授如何躲开江湖的险恶,师姐们也没说什么,有的忍不住看师兄像西洋的恋童癖一样抓着我说男人都不是东西尤其是没钱的那种就抓着师兄直接将他拽到了刀堂外面,说是让他处理那个四个月来一直在那里等师姐们扔扇子的华山弟子。

  兰花先生说过,女孩儿比男孩儿早熟,我想也是,要不然我乖巧的小师妹怎么出门两个月变得如此冷漠了。

  我问她怎么了,她当时竟然在收拾行李,我说你刚回来这又是作何?难不成是被那江湖绚烂遮了眼,忘了这处幽幽兰花香?莫忘得了,师姐说过,江湖既精彩也危险。

  她收了手,回头看我,像是刚被收入门下那会儿的样子,小丫头独自坐在捥兰湖边上。

  “她们说我该叫你师姐。”她也没有扭头看我。

  “是了,你以后便是暗香子弟了。”

  “但是我母亲呢?”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她那苦命的女人已经是香消玉损,如今只剩下归去兮那一抹兰香,“她,休息了。”

  “休息?要多久?”小丫头看着我,就好像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一样,“我父亲说这里能治好所有伤。”

  “那是云梦,这里治心。”

  一个给予生机,一个以杀止杀。

  “师姐,我好像被云梦追杀了。”

  “哦,不过如……嗯嗯嗯?”

  “那姑娘拉着我不放,说什么非要把我抓回去见门主,我心里一慌跑的更快了,我要走了,我不能拖累门派。”

  我想我当时应该是愣住了,等我反应过来,小师妹已经跑掉了,我觉得我是追不上她了,只想着跑到兰花先生那里汇报,没想到静夜思外面一个闲逛的同门都没有了,远远地听见宁宁师姐清脆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

  “你,对,就是你!你快去兰花先生那里帮我看看云梦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云梦的人来了?我心里担心小师妹,也没有计较宁宁师姐连点儿铜版都不给我的任务,没想到真的看见了小师妹乖乖站在角落,各位阁主也都在,还有就是云梦的客人。

  兰亭暮春很少迎来这么大身价的客人,最多也就是个高位者的使者,这次来的,竟是叶澜先生本人。

  我不敢上前,跳了几根树枝跑了过去,倒是想过同门多是来看戏了,没想到如此之多,连宋熙师姐都在,还带着她那位道长,家丑不可外扬这话也不知该骂哪家了。

  一看这情形,我倒是疑惑了,云梦掌门带人来找事我是明白的,可是她说的我怎么就什么都不明白呢?

  以命换命一向是暗香毋需言说的规矩,但是以身相许我倒是没怎么听说过,我看见掌门犹豫了一会儿又看向小师妹,似乎是说了什么,小师妹没出声,怯怯地应了一声,她对面那个面色苍白靠同门扶着才能站起的云梦小姑娘眼眶瞬间就红了,还傻笑个不停。

  整件事我是没听清,也没法子给宁宁师姐汇报,师姐拿起她吃剩的糖葫芦棍子就往我头上敲。

  “你肯定是刀堂师姐捡回来时磕坏了脑子,要不是孟师姐和我说了等你了解再告诉我怕不是早就成了明日黄花。”

  师姐敲了没几下把糖葫芦棍放到一边,又拿出一根糖葫芦,准备和我八卦这事,我撇了一眼地上的棍棍,想着一会儿一定要向关先生告状,就说宁宁师姐今天醉糖葫芦了。

  “哎哎,我和你说,那云梦弟子被安排到了静夜思,和我们那小师妹住在一起呢!”

  “恩?怎么还住下了?”

  “云梦的人说那姑娘以死相逼在微阑居门口跪了三天才磨软了叶先生,现在还没恢复,硬是缠着要来暗香,叶先生心疼弟子,隔天就给送来了,说是要定下七日之约。若是七日后小师妹还不接受那位姑娘,就让她永世不再见暗香弟子,若是答应了,便也是皆大欢喜了。”

  “倒也是个痴情儿。对了,师姐,你知道以身相许什么意思吗?”

  “哎呀,你可别真是磕坏了脑子,连这都不懂,就是,就是用身体还债!”

  是吗……我随口应了一声师姐,向着静夜思跑去,心里担心着以后小师妹要整日替那云梦拉车还债,这万一和那些男弟子一样染了腰痛病可怎么办?

  开个小车,超轻微克雷,QWQ第一次开啊,叔雷,内有束缚双手版。

耳钉

我不好受,谁都别想好受这种过分不良思想。

是刀。

——————————————————————————

  斯蒂芬将那对儿漂亮的耳钉带到莱布拉的时候,雷欧已经有所明白了,毕竟这只是一段有趣的时间,对于斯蒂芬先生来说,但是他又能决定什么呢?

  莱昂纳多·沃奇,依旧是个弱者,是个懦夫。

  即使那些亲密如同义眼的滤镜一样无法消失,雷欧还是要面对,他不断告诉自己,微笑,笑着就好了。

  “少年,你能帮忙带上吗?”

  “啊,好的,斯蒂芬先生,您能低一下吗?”一定是个美丽的未婚妻吧

  “不是的,雷欧,这是给你戴的,”男人温柔的笑着,“这是我家传给儿媳的宝贝呢。”

  那人调皮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那时候耳钉是斯蒂芬亲手戴上的,然后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雷欧以为自己是忘了,忘了这东西快要长进肉里,长进心里,就像现在的斯蒂芬一样,长成了刺,没想一下,就疼的要命。

  他坐在一棵倒下的乔木上,树皮已经变得干燥易碎,只是稍稍用力,就能摸一手黑,雷欧觉得好累,然后他坐在那里,拿下了戴了好多年的耳钉。

  那玩意儿确实快要粘进皮肤,拽出来时用劲有些过头,原本银色的一段现在有着红色。

  “……雷欧?”

  那是克劳斯的声音,克劳斯没有说什么,他坐在树干的另一段,雷欧坐在和他距离一个树干的地方。

  “晚上好,克劳斯先生。”

  “晚上好,你也是来……”

  “我只是没有离开。”没有离开七天,所谓头七,不应该是没有人过就不算的吗?

  雷欧盯着躺在他手心的耳钉,突然开始哭泣他颤抖着把耳钉向自己耳垂上扎去,“斯蒂芬先生……对不起……我还是,还是不够强。”

  “少年你最强了,大概就体现在能够完全左右我吧。”

  “完全……完全没有意义啊……这种夸奖……”

  “雷欧,你不能再这样伤害自己,”克劳斯抓住雷欧自残的手,“不能这样,斯蒂芬也不会……”

  “但是,这个……”

  “如果你真的想要戴上,我来帮你,”绅士拂开雷欧耳边的碎发,摩擦着血液将干的皮肤,“我来也可以。”

  雷欧目光呆滞,他感觉自己能看见克劳斯背后的石碑。

  “谢谢您,克劳斯先生,我该走了。”

  如果没有绝对相信,是不是,就能否认所有失去?

同居三十题[一]

  想要尽量写些all雷欧里较冷的cp,希望剩下二十题也可以这么顺利,不是什么好食。

  谢谢观看。

  1 相拥入眠

  杰特先生不是恒温动物,尽管这样说有些失礼,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事实。

  意味着杰特先生在晚上真的会很折磨人,尤其是冬天。

  看着手机里KK发的各种诱导伴侣提前暖床的办法,雷欧只能无奈的阻止杰特提前把被子搞湿。

  “抱歉,雷欧君,我只是……”

  “杰特先生……”雷欧无奈地又把湿漉漉的被子晾出,“我自己可以暖热的。”

  “但是,我……雷,雷欧君……”

  “嘘——杰特先生,只要给我一个拥抱就好了。”

  一个能让我心里暖好久的拥抱。

2 一起外出购物

  菲姆托不喜欢外出购物,这就是为什么好好的堕落王变成了沉迷网购的网瘾少年。

  “你干脆叫网购王算了,或者网瘾王,”这样吐槽着自己哥哥的雅莉基拉不满地关掉了游戏,却瞥见菲姆托出乎意外的在找外出的衣服。

  “你在,干什么?”

  “我觉得沉迷网购不好,我要出门尝试亲自购物的乐趣。”

  “……”对于菲姆托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信的雅莉基拉趁机拿走了刚刚还在闪光的手机,“果然是这位不合格的恋爱顾问发来的,是你在帮他准备恋爱顾问考试资格证?还是他在帮你恋爱?”

  “……给我拿过来!你说我穿这个和这个哪个好看?”

  “前言收回,你是恋爱中的少女吗?”

  “我是你。”

  雅莉基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3 一起看恐怖电影

  雷欧一边念叨着这一切都是假的,一边小心翼翼地铺着被子。

  “万一被子里面突然跳出来……呜哇!”

  被戴尔多洛吓到坐在地上的雷欧无奈的把顺手拽到地上的被子又抱起来,“真是的啊……在夏天被你吓出了一身冷汗。”

  “明明怕的要死还要强装镇定啊雷欧,你是傻瓜吗?”

  “我才不是呢!多古先生呢?”

  “哝,在客厅坐着。”

  “啊啊,真是的,不要随便离开多古先生的身体啊,离开一分钟你们两个,”雷欧一边抱怨边从卧室探出头看向客厅可能快要进入死亡的多古,“啊啊啊啊啊啊!多古先生!不要飘走啊!活下来啊!”

  努力抓住了血槌快要飘走的灵魂,雷欧感觉刚才看恐怖电影的惊吓感根本算不上什么了,“安安分分当血液行吗!这是会死人的啊混蛋……”

  “不好,我也有想靠自己干的事啊……”

  “比如说?”

  “在刚才抱住你。”

4 一方的起床气

  菲姆托是个每天起床都想要搞点事情的人,关于这件事,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这家伙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必须看点儿别人的凄惨生活才能开心,原因之二我们请他亲自说。

  “雷欧纳德·渥奇!!!!!你给我看着老子!老子要搞事了!你好歹看看我啊!”

  “妈的智……智勇双全说的就是你吧。”被按在床上床咚的雷欧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自从有了雷欧,我再也没有起床气了,也能在第一时间解决男性生理问题了,感谢莱布拉,给了我这样一个好媳妇儿。”

  你的死敌莱布拉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5 做饭

  绝望王在和雷欧在一起以后感觉自己整个血生都得到了升华,直到他发现自己需要做一件令人绝望的工作。

  “你不能这样的对我,雷欧,这,这……”

  “你不能推脱……这件事我们当初就说好了不是……”

  “但是,但是……雷欧君,你舍得吗……这副躯体,这份灵魂,都将受到这份挑战,这份折磨,只是……”

  “闭嘴做饭,你要是真的不想,斯蒂芬先生刚刚邀……”

  “想要什么尽管说。”

  雷欧:想分手。

6 大扫除

  杰特并不适合打扫卫生,雷欧从家里第一次大扫除就看出来了,毕竟你应该没见过谁大扫除是打算直接水洗一遍全家的,但是杰特打扫鱼缸的技术可能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高度了。

  但是杰特不喜欢那种自己打扫完鱼缸就什么也不管的,他经常跟着雷欧一起打扫,终于学会了如何正确的打扫人类居住的干燥房间。
 
  从那以后很多时候杰特会请求雷欧让自己来打扫,甚至会偷偷打扫然后等雷欧回家后感受这份惊喜,当然这个偷偷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了。

  这个打扫习惯杰特维持了很久,即使雷欧已经不在这里,不会再有人前来居住。

  杰特有时候会有点儿难过,那块石碑放的太远,以至于他不能每天都去擦拭。

  “雷欧,明明是很爱干净的啊……”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呐呐,小黑,这张照片里真的是你吗?”雷欧指着一张有着与小白十分相似却是短发穿连衣裙的人的照片,“你……”

  “呜哇,不要看了!真是的,我们是在收拾房间啊……”

  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的崩坏稳定了很多之后,得到和平的莱布拉暂时进入了修整状态,雷欧得到了不少假期,这更让威廉下定决心带他回家。

  “我还是,很想像传统一样让你见我的父母的,不过……”

  “没关系,小黑,已经过去了。再说,我比较想看你现在穿上这套裙子。”

  “从哪找到的啊啊啊啊!”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你能不在家里直播你准备怎样毁灭世界吗?”再次入境的雷欧如此抱怨到。

  “家里的墙壁装饰好看!再说了,你一看到我直播,就立刻跑去准备对抗我,有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现场直接掐死你?”

  “……我的意思也许是你进来前应该先敲门?”

  “我敲了,没人理我,再说不敲门的是你吧,上次你干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什么!不就是偷看了到莱斯的日记!”

  “你得给儿子隐私的空间!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能闲到自己在家里裸奔!”

  “你还每次打工回来一身油烟味我怎么没说!”

  “那是因为我需要钱!”

  “一开始我就说了我养你啊!”

  “闭嘴!”

  屏幕对面是一脸懵逼的莱布拉众人,你们,是在直播什么???

  再过一会儿堕落王的城堡就要被夷平了吧。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莱布拉的话费在一半成员外出做任务以后猛增,为了探究话费消失之谜,修仙大佬斯蒂芬决定开一个会议讨论丢失的话费。

  “扎布,你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给那小子打电话询问任务进度不是浪费话费的行为。”

  “……你不要脸我知道,但是你这个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和谁学的?”

10早安吻

  小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用现代化来说丫就是个弱受,尽管和莱布拉众人相比小黑并不是什么肌肉强健的高大男子但是没有办法,雷欧就是喜欢他,更何况,小黑可是个非常强大的术士。

  在回家探望过妹妹过后,雷欧的假期还有半个月,小黑便邀请他到自己家一住。

  长年的警觉让雷欧养成了不睡懒觉的好习惯,他在太阳即将照在自己脸上前醒来之前准备好了多年奔波后终于可以安心睡觉而赖床的小黑的早餐。

  “雷欧?你,是真的在这里吗?”

  “……早安,我的爱人。”雷欧给自己的恋人印上了早安吻。

大学生poro

赌博利人害己,尤赌债是产粮。

私心all雷,然而其实没有其他人出场。

如题目所言。
找一下朋友先 @亭下水   @琴无
——————————————————————————————

  这位新舍友让雷欧有了前所未有的紧张感,当然这不仅仅是因为这是这位新舍友的开学四个月后的第一次出面,更是因为这位新舍友,他被称作绝望王,号称高中就打趴了赫尔沙雷姆兹大学所有混混的校霸。

  顺便说一下,他还是雷欧的前男友。

  当然,雷欧为了两个人之前的莫名奇妙的感情生活也是付出了很多,比如说提出分手以后在家里躲了一个暑假因为担心出门就掉坑,不过即使是在家里,雷欧也是很担心。

  无论如何,就在他以为他的灾难终于结束了,他可以安心享受剩余的大学生活并且过上正常的感情生活而不是大半夜被自己男朋友叫醒只是为了重复今天带妹妹看电影的行为缓解他的吃醋。

  好吧,生活处处充满了惊喜,这不,上帝给雷欧抛了一个核弹级人物。

  “雷欧?啊呀……这可真是巧的不得了。”

  “……恩……是啊……”

  “我可不记得你是我的舍友,不过没关系,接下来四·年多多关照了。”

  “可能,可能是宿管抄错寝室号了!我可以出去问问!”

  绝望王挑了挑眉,似是愉悦的笑了笑,伸手抓住了想要逃跑的雷欧的衣领。

  “不好意思了,这是我想宿管提出的要求。”

  “……EXM??????”

  让我们为因为绝望王的手笔失去了住宿机会的扎布学长默哀一下。

  好吧,即使前男友是舍友也没什么好尴尬的。

  “是的,不尴尬”,雷欧默默的尝试催眠自己,“也许我们还是可以继续好好相处的,只要不会在半夜再把我叫醒。”

  然而世间的事实是这样的,如果你在大早上瞎几把乱立flag那么你在晚上很快就会遭殃,当然坏运气来了什么时候立flag都会成真。

  对,你猜的没错,雷欧在凌晨两点被绝望王叫醒了。

  尽管刚醒来的时候雷欧只是迷糊地看着绝望王要贴在他脸上的距离,看着他嘴唇一动一动的,有了一种想亲上去的欲望,但是很明显,这一切都阻止不了雷欧又被半夜叫醒的怒火。

  “你想干什么?!”

  “恩?醒了?穿好衣服,我们要出去了。”

  “哈?”雷欧在脑内不断地打着刚刚喊出“我想亲他”小人的屁股,看着小雷欧泪眼婆娑的样子心情好了不少。

  “我们到了,”将雷欧从自己的摩托车上请下来,电影院中露出的光照在绝望王脸上,将这个长相邪气的男人衬得更为性感。

  “那天晚上你也是这样,一脸不乐意又不安,但是不敢出口责问我。”

  “我那天晚上不是吃醋。”

  “哈?”

  “你和我说分手是因为觉得我不够关心你而不是因为所谓的不合适对吗。”

  “……我不明白。”

  “我那天,想向你求婚,雷欧纳鲁德渥奇。”

  “我爱你。”

  “这,太快了……”

  “那我们先复合好吗,宝贝?”

  “……恩。”雷欧重重点了下头,在昏暗的灯光下遮住了自己羞涩的脸庞。

  雷欧纳鲁德渥奇,做好了被自己作为舍友的男朋友骚扰一辈子的准备。

你应该加我爸爸

把握一下时机。

新年快乐。认识大家很开心嘿嘿嘿。

接下来,

1.
  雷狮这一爪是故意的,如果不是金躲的及时怕不是已经要被丹尼尔接走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是第四次。

  雷狮锋利的狼爪抵着金白皙的脖颈,这个吸血的恶魔也有被人抓住脖子的一天啊,奇怪的想法充斥着雷狮的大脑,让他感受到比猎杀任何一个吸血鬼都要强大的快感。

  “咳……咳咳……雷,雷狮……放……”

  “所谓延续了千年的血脉就如此弱小吗?”

  “……放……”

  “既然你如此弱小,我大概就可以原谅你无法承认流着狼人血脉的我了吧。”

  “接下来,你就用生命来平息我的愤怒吧。”

2.
  安迷修现在心烦的要命,又同时庆幸的不行,他不应该走这条路的。

  如果不走这条路,就可以平静的结束今天,结束没有遇见罪恶狼人的完美一天。

  如果不走这条路,就不会看见那只恶党,那个令人厌恶的怪物。

  如果不走这条路,就可能在不久后请假去参加一个葬礼。

  如果不走这条路,就会在葬礼之后辞掉工作然后过上醉生梦死的颓废生活。

  如果不走这条路,就看不见恶党,那个,曾经的,兄长。更救不到自己会用生命保护的那位义父。

3.
  神近耀看了很久,像平常一样沉默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出声。

  绞杀吸血鬼是他作为血猎的责任,他是个优秀的血猎,消失在他手中的吸血魔鬼)0甚至可以以家族来计数。

  但是他这次不知道如何下手。

  面对这位他深深爱戴并且爱着的义父,想来“救”的想法已经让他无法抗拒了。

4.
  格瑞等金回家好久了,已经到了很晚的时候了。

  格瑞想出去找金,但是,现在是晚上,这对于向往阳光的树精来说充满了考验。

  “但是,万一那个笨蛋出事了……”

  如果金听到格瑞说出来这句话一定会大声反驳吧,格瑞在寂静的房间内不安地胡思乱想着。

  月光照进屋内,喜静的植物决定出门寻找吵闹的爱友。

5.
  嘉德罗斯作为一个火精灵拒绝在半夜出门,于是没有他的剧情。

6.
  帕洛斯觉得很不安,明明作为恶魔在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时应该是兴奋的,但是此刻他却只感到慌张。

  吸血鬼的灵魂,会来到我身边吗?没有真相的话,欺骗的恶魔究竟该如何继续偷取灵魂?

7.
  暗夜精灵在传说中是不会向往光明的,但是银爵不是传说,银爵是奇迹,是暗夜中的奇迹。

  他向往那个教会他一切的神明,向往金色的太阳。

对不起,我又要炫耀了,请夸我。谢谢。

这个亮了哈哈哈哈哈哈。

金是脸盲【段子】

  好久不见?

谢谢观看
  ————————————————————————————
1.
  其实金是个脸盲,反正登格鲁星上大家都是挖矿的,黑不溜秋的谁也认不出来,金只学会了根据发色判断自己的姐姐和发小格瑞。

  现在你知道金为什么摔下飞船以后朝着嘉德罗斯的方向了吧,毕竟金嘴里还有一句撕心裂肺的“姐”没喊出来。

2.
  其实格瑞还是很担心金来参加凹凸大赛,而且是越来越担心,毕竟他上次看到金在和帕洛斯在闲聊。

  “格瑞,格瑞,你的头发为什么不用发胶了?”

  “……用完了,还没买。”

  “那,格瑞,你为什么要把拖把放头上?”

  “……好看?”

  “格瑞,格瑞,你的声音为什么没有那么冷了呢?”

  “……”

  你是小金帽吗????

  格瑞苍白的头发又白了一丝。

  (那你是格外婆吗???)

3.
  金很喜欢安迷修的,毕竟凹凸大赛再没有一个这么好认的杀马特,哦,骑士了。

  “安迷修,生日快乐!”

  安迷修看着金送给他的两箱发胶,不知如何是好。

  “金……为什么……”

  “我想要永远记住你!”

  安迷修很是感动。

  安迷修:我有一句mmp实在不是很明白怎么
说出。

4.
  其实吧,丹尼尔才是最为致命的操作,毕竟两米这身高放在那里,别人是仰望,对金来说,那就是个量身高的机器。

  所以金第一次见到丹尼尔的时候还在震惊于凹凸大赛的科技,还有会飞的身高测量仪!而且还有小星星装饰!

5.
  其实神近耀和银爵特别难区分,虽然玳瑁家族的两个几乎一模一样,但是人家至少一红一蓝,然而银爵和神近耀却……

  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好高,金看不到。

  什么,你问佩利?一个常年穿裤子的大型犬不好认吗?

6.
  金一直觉得鬼天盟是一个对脸盲非常友好的组织,毕竟大家都不露脸。

  “金!我在这里啊!”

  放弃吧,露不露脸你都不认人。

7.
  为什么凯利这么一个爱好打扮的女装大佬不敢再随便玩换装?还不是因为哪怕换个裙子金可能就当做其他参赛者看了两眼就跑了吗!

8.
  “金,为什么你能认出我?”

  “……卡米尔,你知道吗……你……头上有点儿绿……很好认……”

  对不起卡米尔,我们被爱的都这么有恃无恐。

9.
  祖玛不服,但是祖玛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