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同居三十题[一]

  想要尽量写些all雷欧里较冷的cp,希望剩下二十题也可以这么顺利,不是什么好食。

  谢谢观看。

  1 相拥入眠

  杰特先生不是恒温动物,尽管这样说有些失礼,但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事实。

  意味着杰特先生在晚上真的会很折磨人,尤其是冬天。

  看着手机里KK发的各种诱导伴侣提前暖床的办法,雷欧只能无奈的阻止杰特提前把被子搞湿。

  “抱歉,雷欧君,我只是……”

  “杰特先生……”雷欧无奈地又把湿漉漉的被子晾出,“我自己可以暖热的。”

  “但是,我……雷,雷欧君……”

  “嘘——杰特先生,只要给我一个拥抱就好了。”

  一个能让我心里暖好久的拥抱。

2 一起外出购物

  菲姆托不喜欢外出购物,这就是为什么好好的堕落王变成了沉迷网购的网瘾少年。

  “你干脆叫网购王算了,或者网瘾王,”这样吐槽着自己哥哥的雅莉基拉不满地关掉了游戏,却瞥见菲姆托出乎意外的在找外出的衣服。

  “你在,干什么?”

  “我觉得沉迷网购不好,我要出门尝试亲自购物的乐趣。”

  “……”对于菲姆托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信的雅莉基拉趁机拿走了刚刚还在闪光的手机,“果然是这位不合格的恋爱顾问发来的,是你在帮他准备恋爱顾问考试资格证?还是他在帮你恋爱?”

  “……给我拿过来!你说我穿这个和这个哪个好看?”

  “前言收回,你是恋爱中的少女吗?”

  “我是你。”

  雅莉基拉:????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3 一起看恐怖电影

  雷欧一边念叨着这一切都是假的,一边小心翼翼地铺着被子。

  “万一被子里面突然跳出来……呜哇!”

  被戴尔多洛吓到坐在地上的雷欧无奈的把顺手拽到地上的被子又抱起来,“真是的啊……在夏天被你吓出了一身冷汗。”

  “明明怕的要死还要强装镇定啊雷欧,你是傻瓜吗?”

  “我才不是呢!多古先生呢?”

  “哝,在客厅坐着。”

  “啊啊,真是的,不要随便离开多古先生的身体啊,离开一分钟你们两个,”雷欧一边抱怨边从卧室探出头看向客厅可能快要进入死亡的多古,“啊啊啊啊啊啊!多古先生!不要飘走啊!活下来啊!”

  努力抓住了血槌快要飘走的灵魂,雷欧感觉刚才看恐怖电影的惊吓感根本算不上什么了,“安安分分当血液行吗!这是会死人的啊混蛋……”

  “不好,我也有想靠自己干的事啊……”

  “比如说?”

  “在刚才抱住你。”

4 一方的起床气

  菲姆托是个每天起床都想要搞点事情的人,关于这件事,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这家伙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必须看点儿别人的凄惨生活才能开心,原因之二我们请他亲自说。

  “雷欧纳德·渥奇!!!!!你给我看着老子!老子要搞事了!你好歹看看我啊!”

  “妈的智……智勇双全说的就是你吧。”被按在床上床咚的雷欧颤抖着说出这句话。

  “自从有了雷欧,我再也没有起床气了,也能在第一时间解决男性生理问题了,感谢莱布拉,给了我这样一个好媳妇儿。”

  你的死敌莱布拉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5 做饭

  绝望王在和雷欧在一起以后感觉自己整个血生都得到了升华,直到他发现自己需要做一件令人绝望的工作。

  “你不能这样的对我,雷欧,这,这……”

  “你不能推脱……这件事我们当初就说好了不是……”

  “但是,但是……雷欧君,你舍得吗……这副躯体,这份灵魂,都将受到这份挑战,这份折磨,只是……”

  “闭嘴做饭,你要是真的不想,斯蒂芬先生刚刚邀……”

  “想要什么尽管说。”

  雷欧:想分手。

6 大扫除

  杰特并不适合打扫卫生,雷欧从家里第一次大扫除就看出来了,毕竟你应该没见过谁大扫除是打算直接水洗一遍全家的,但是杰特打扫鱼缸的技术可能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高度了。

  但是杰特不喜欢那种自己打扫完鱼缸就什么也不管的,他经常跟着雷欧一起打扫,终于学会了如何正确的打扫人类居住的干燥房间。
 
  从那以后很多时候杰特会请求雷欧让自己来打扫,甚至会偷偷打扫然后等雷欧回家后感受这份惊喜,当然这个偷偷的次数也是越来越多了。

  这个打扫习惯杰特维持了很久,即使雷欧已经不在这里,不会再有人前来居住。

  杰特有时候会有点儿难过,那块石碑放的太远,以至于他不能每天都去擦拭。

  “雷欧,明明是很爱干净的啊……”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呐呐,小黑,这张照片里真的是你吗?”雷欧指着一张有着与小白十分相似却是短发穿连衣裙的人的照片,“你……”

  “呜哇,不要看了!真是的,我们是在收拾房间啊……”

  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的崩坏稳定了很多之后,得到和平的莱布拉暂时进入了修整状态,雷欧得到了不少假期,这更让威廉下定决心带他回家。

  “我还是,很想像传统一样让你见我的父母的,不过……”

  “没关系,小黑,已经过去了。再说,我比较想看你现在穿上这套裙子。”

  “从哪找到的啊啊啊啊!”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你能不在家里直播你准备怎样毁灭世界吗?”再次入境的雷欧如此抱怨到。

  “家里的墙壁装饰好看!再说了,你一看到我直播,就立刻跑去准备对抗我,有意思吗?”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现场直接掐死你?”

  “……我的意思也许是你进来前应该先敲门?”

  “我敲了,没人理我,再说不敲门的是你吧,上次你干了什么你还记得吗!”

  “什么!不就是偷看了到莱斯的日记!”

  “你得给儿子隐私的空间!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能闲到自己在家里裸奔!”

  “你还每次打工回来一身油烟味我怎么没说!”

  “那是因为我需要钱!”

  “一开始我就说了我养你啊!”

  “闭嘴!”

  屏幕对面是一脸懵逼的莱布拉众人,你们,是在直播什么???

  再过一会儿堕落王的城堡就要被夷平了吧。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莱布拉的话费在一半成员外出做任务以后猛增,为了探究话费消失之谜,修仙大佬斯蒂芬决定开一个会议讨论丢失的话费。

  “扎布,你是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给那小子打电话询问任务进度不是浪费话费的行为。”

  “……你不要脸我知道,但是你这个睁眼说瞎话的能力和谁学的?”

10早安吻

  小黑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用现代化来说丫就是个弱受,尽管和莱布拉众人相比小黑并不是什么肌肉强健的高大男子但是没有办法,雷欧就是喜欢他,更何况,小黑可是个非常强大的术士。

  在回家探望过妹妹过后,雷欧的假期还有半个月,小黑便邀请他到自己家一住。

  长年的警觉让雷欧养成了不睡懒觉的好习惯,他在太阳即将照在自己脸上前醒来之前准备好了多年奔波后终于可以安心睡觉而赖床的小黑的早餐。

  “雷欧?你,是真的在这里吗?”

  “……早安,我的爱人。”雷欧给自己的恋人印上了早安吻。

插入情结

十二.吃醋

  Bill飘在Dipper身后,两双小手做出磨指甲的动作,时不时抬头看看身前的Dipper,但是一句话都不说。

“这绝对不正常”,Dipper在心里念叨着,Bill没有在第一瞬间夺去他的身体,“也许它还有其他阴谋?或者是……”

Dipper停下了在这无尽长廊的漫步,转过身看着能与他平视Bill,而对方只是冷漠的盯着自己的指头,如果那些树枝一样的叫做手指的话。

  “Well,well,kid,你是需要什么提示吗?根据游戏规则,我将收取你五十积分,是不是很划算?可惜你的积分是零。不过作为老客户,我可以……”

“Bill,我想知道,我们的交易只有灵魂对吗?”

“当然了,我亲爱的pine tree,有什么问题吗?”

“……”也就是说,Bill不能抢走我的身体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契约,但是问题是它为什么不立刻拿走我的灵魂呢?

恶魔唯一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它的猎物。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拿走呢,而是跟着我在这里迷路?你答应了我回去救其他人,不会失约对吧?”

面对着它最大的客户,Bill突然感觉有些无奈。

  “是的,Dipper Pines,我以全知全能之神的名义起誓,我,Bill Ciper,不可能在这次交易中失约。现在呢?”
 
  “你回避了第一个问题,但算了,我也不想因为我提醒了你让你突然决定吸走我的灵魂,”然后利用我的身体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Dipper突然坐下来,靠着墙抬头看着右爪子还放在眼睛下方部位的Bill,刚刚张开嘴。
 
  撞击声从墙的另一边传来,声音越来越大,墙体开始出现裂缝,在Dipper终于意识到要跑的时候,崩塌的墙体压向了他。
 
   响指声在这宏大的情景中显得微不足道。

  “Soos,低头!”

  又一阵石头炸裂的声音过后,Wendy从烟雾中走了出来,环视着周围的环境。

  “Oh,man,又是走廊,真不知道……嘿,Dipper!”

  Wendy兴奋地扶起吓到到地上的Dipper,他毫发无损,真是个好消息。

  “你见到Mabel了吗?”Soos跑上前来,“我们遇见了那个绑架Mabel的男人,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

  “他只是让我们砍开这堵墙,然后就消失了,”Wendy接着说。

  “不,我没有遇到任何人,但是我见到了,”Dipper回过头,身后漂浮的玉米片仿佛只是他的幻觉,“emm,没什么,也许是幻觉。”

  “好吧,我们一起走吧,总会有办法的。”Wendy拍了拍Dipper的肩膀,“也许那只鬼有着更深的阴谋。”

  “还要小心那个黄色的三角形。”Soos露出了和平常不一样的严肃表情。

  “走吧。”Dipper又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又传来巨大的吼声。

  Wendy猛地一吸气,拉起两个人就跑,“快点儿!是那该死的石像!”

  破碎的墙体很快被落在身后,四只只石像兽从另一边露出头来,响指声只有一下,破碎的石像却不止一个。

  “Well,well,well,让我看看吧,谁更加出色,更适合养殖业。”

——————————————————————————————
  虽然人家家慢更,但是人家也想要评论小心心的说,咋的,谁还不是个小公举?

我失去Mole的那一年以后

在考虑下次写鹿盲,要不英盲?盲右就好了嘛。

七夕节快乐。
——————————————————————————————
  我一直在想,Mole那双湛蓝色的双眼若是聚焦呈现出我的身影会怎么样?

  Mole看不见,他的眼镜像一面镜子,让人忍不住坠入,即使那个映像只是晶状体的生理本能。

  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脑子里无论如何都在纠结着Mole即使眼睛里没有我,心里也一定有吧。

  “等很久了?抱歉。”

  “没有的事。”

  “想去哪里?”

  “不知道呢?Mole觉得呢?”

  “我想想,我带你去看星星吧,我们去山上。”

  Mole确实是个不可言喻的神奇人物,他能准确的将车停在白线后,迅速的在绿灯后继续前进,即使他带着一副硕大的墨镜和一双只给他带来黑暗的眼睛。

  他的所谓第六感,一直在当间谍时被我们所戏谑,但谁都知道。仿佛是掩住他的双眼防止他看见身边的自己的神灵在Mole的耳边轻轻说着事物的真相。

  Mole是最优秀的,我们都知道,然而知道的人如今也不多了,应该还有一个吧。

  Mole熟练的为我打开车门。

  “谢谢。”

  “为我亲爱的。”他说着,在我的额头上停了一下,用嘴唇。

  夜晚的星空的确很赞,尤其是在这座山上,更尤其是和Mole一起,我一直想这样。

  虽然我的心中还是不断回旋着关于Mole是否真的,爱我?或许是这个问题吧。

  “那个是织女星,”Mole指向众多星星中的一个,我感受到他的语气是多么的严肃认真,让人难以怀疑,“这些星星远看都很像,但是这个,像你一样迷人。”

  我感受到脸上的温度,我知道他看不见,但还是忍不住捂着脸。

  “如果是你的话,我也可以理解为什么牛郎愿意付出那么多即使一年只见一次面了。”

  “因为,我是小仙女儿?”

  他没有说话,把我拦到怀里,我感觉到了他胸腔的轻微颤抖,一如既往的寂静夜晚,我知道他笑了。

  我顺势躺在他伸长的腿上,一边嫉妒着他的长腿,一边享受着他抚摸我脑袋的良好撸毛技巧。

  “我怀疑你养了猫。”

  “有趣,可惜我只养了你。”

  太会撩了吧这个人,我感觉今天晚上我刚埋进Mole怀里脸的温度一定可以把把他健硕的小腹煮熟。

  但是,那个问题突然窜进了我的脑子。

  “Mole,你看不见我,你心里有我吗?”

  没有回答,我起身,平静的夜晚中,风吹过我刚刚趟过的草地,Mole不见踪影。

  “Mole?”我走向树荫下Mole的车,银白色,那是我的车。

  “Mole?”我在山顶找了一圈,又坐回草地上。

  Mole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和我说就走了呢?

  我就这样坐着思考,忘记了Mole真正离开的去年。

【河神×凡人】意识流刀子谢谢

   河神他,为什么,这么可爱!他是神明啊!是神!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们会彼此分离,这不是挺好的吗?凡人怎么可能配的上天神呢?只不过这种分离,不过是永别。

  “你为什么要把东西加倍还给人类呢?”

  “啊,那个呀,河神的存在意义,就是在考验人们的诚实与否并给予奖励的呀。”

  “那,如果人类骗你怎么办?”

  “唔,难到我了。”

  “哈哈哈,这是我给你的谜团哦,专属于我的。”

  “恩,是这样的呢。”

  “那,什么时候给我答案呢?”

  “恩……等到我想好那一天吧。”

  “什么啊,那和不会回答是一样的哦。”

  “啊哈哈。”

  开朗笑着的我们最终没有结局的,即使宣誓着永恒,痛的也只有神。还不如……

   “呐呐,河神大人。我要搬家了。”

  然而神的力量那么神奇,即使是哪里都可以到,也总有着无法触摸的黑暗角落。

  “我们要去一个只有清清溪流的地方啦。”

  一个没有河的地方。

  “那要记得回来看我呢。”

  “好哇。”

  说好的牵手,说好的拥抱,说好的再丢下一个斧头。

  鱼群隔离了人类的欲望,清流掩住了神明的愿望。约定啊,只存在可以实现的那种。另一种,叫谎言。

  于是我撒谎了。

  “下次回来的话,会带上很有趣的山里的东西呢。”

  “我很期待呢。”

  恩,我也是,曾经那么期待永远,期待到忘记了我是个无能的凡人,期待到忘记,我在撒谎。

  即使心还在跳动,再也无法迈出双腿,然后走到河边,告诉你那句话。

  “对不起,我不会回来了,别再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