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插入情结

  这是发生在毁灭日之前的事,有些事情历史记不住。

  QWQ那么ooc预警,这是第十二篇,隔的时间有点长,所以前文建议下翻我的主页。

ps:你们记得在第十五集中Dipper失去的初吻吗?他给了美男鱼。

十二.吃醋

  Bill飘在Dipper身后,两双小手做出磨指甲的动作,时不时抬头看看身前的Dipper,但是一句话都不说。

“这绝对不正常”,Dipper在心里念叨着,Bill没有在第一瞬间夺去他的身体,“也许它还有其他阴谋?或者是……”

Dipper停下了在这无尽长廊的漫步,转过身看着能与他平视Bill,而对方只是冷漠的盯着自己的指头,如果那些树枝一样的叫做手指的话。

  “Well,well,kid,你是需要什么提示吗?根据游戏规则,我将收取你五十积分,是不是很划算?可惜你的积分是零。不过作为老客户,我可以……”

“Bill,我想知道,我们的交易只有灵魂对吗?”

“当然了,我亲爱的pine tree,有什么问题吗?”

“……”也就是说,Bill不能抢走我的身体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契约,但是问题是它为什么不立刻拿走我的灵魂呢?

恶魔唯一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它的猎物。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拿走呢,而是跟着我在这里迷路?你答应了我回去救其他人,不会失约对吧?”

面对着它最大的客户,Bill突然感觉有些无奈。

  “是的,Dipper Pines,我以全知全能之神的名义起誓,我,Bill Ciper,不可能在这次交易中失约。现在呢?”
 
  “你回避了第一个问题,但算了,我也不想因为我提醒了你让你突然决定吸走我的灵魂,”然后利用我的身体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Dipper突然坐下来,靠着墙抬头看着右爪子还放在眼睛下方部位的Bill,刚刚张开嘴。
 
  撞击声从墙的另一边传来,声音越来越大,墙体开始出现裂缝,在Dipper终于意识到要跑的时候,崩塌的墙体压向了他。
 
   响指声在这宏大的情景中显得微不足道。

  “Soos,低头!”

  又一阵石头炸裂的声音过后,Wendy从烟雾中走了出来,环视着周围的环境。

  “Oh,man,又是走廊,真不知道……嘿,Dipper!”

  Wendy兴奋地扶起吓到到地上的Dipper,他毫发无损,真是个好消息。

  “你见到Mabel了吗?”Soos跑上前来,“我们遇见了那个绑架Mabel的男人,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

  “他只是让我们砍开这堵墙,然后就消失了,”Wendy接着说。

  “不,我没有遇到任何人,但是我见到了,”Dipper回过头,身后漂浮的玉米片仿佛只是他的幻觉,“emm,没什么,也许是幻觉。”

  “好吧,我们一起走吧,总会有办法的。”Wendy拍了拍Dipper的肩膀,“也许那只鬼有着更深的阴谋。”

  “还要小心那个黄色的三角形。”Soos露出了和平常不一样的严肃表情。

  “走吧。”Dipper又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又传来巨大的吼声。

  Wendy猛地一吸气,拉起两个人就跑,“快点儿!是那该死的石像!”

  破碎的墙体很快被落在身后,四只只石像兽从另一边露出头来,响指声只有一下,破碎的石像却不止一个。

  “Well,well,well,让我看看吧,谁更加出色,更适合养殖业。”

插入情结

十二.吃醋

  Bill飘在Dipper身后,两双小手做出磨指甲的动作,时不时抬头看看身前的Dipper,但是一句话都不说。

“这绝对不正常”,Dipper在心里念叨着,Bill没有在第一瞬间夺去他的身体,“也许它还有其他阴谋?或者是……”

Dipper停下了在这无尽长廊的漫步,转过身看着能与他平视Bill,而对方只是冷漠的盯着自己的指头,如果那些树枝一样的叫做手指的话。

  “Well,well,kid,你是需要什么提示吗?根据游戏规则,我将收取你五十积分,是不是很划算?可惜你的积分是零。不过作为老客户,我可以……”

“Bill,我想知道,我们的交易只有灵魂对吗?”

“当然了,我亲爱的pine tree,有什么问题吗?”

“……”也就是说,Bill不能抢走我的身体因为没有这方面的契约,但是问题是它为什么不立刻拿走我的灵魂呢?

恶魔唯一的眼睛专注地看着它的猎物。

“那你,为什么不现在拿走呢,而是跟着我在这里迷路?你答应了我回去救其他人,不会失约对吧?”

面对着它最大的客户,Bill突然感觉有些无奈。

  “是的,Dipper Pines,我以全知全能之神的名义起誓,我,Bill Ciper,不可能在这次交易中失约。现在呢?”
 
  “你回避了第一个问题,但算了,我也不想因为我提醒了你让你突然决定吸走我的灵魂,”然后利用我的身体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Dipper突然坐下来,靠着墙抬头看着右爪子还放在眼睛下方部位的Bill,刚刚张开嘴。
 
  撞击声从墙的另一边传来,声音越来越大,墙体开始出现裂缝,在Dipper终于意识到要跑的时候,崩塌的墙体压向了他。
 
   响指声在这宏大的情景中显得微不足道。

  “Soos,低头!”

  又一阵石头炸裂的声音过后,Wendy从烟雾中走了出来,环视着周围的环境。

  “Oh,man,又是走廊,真不知道……嘿,Dipper!”

  Wendy兴奋地扶起吓到到地上的Dipper,他毫发无损,真是个好消息。

  “你见到Mabel了吗?”Soos跑上前来,“我们遇见了那个绑架Mabel的男人,但是他什么都不肯说。”

  “他只是让我们砍开这堵墙,然后就消失了,”Wendy接着说。

  “不,我没有遇到任何人,但是我见到了,”Dipper回过头,身后漂浮的玉米片仿佛只是他的幻觉,“emm,没什么,也许是幻觉。”

  “好吧,我们一起走吧,总会有办法的。”Wendy拍了拍Dipper的肩膀,“也许那只鬼有着更深的阴谋。”

  “还要小心那个黄色的三角形。”Soos露出了和平常不一样的严肃表情。

  “走吧。”Dipper又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走廊,又传来巨大的吼声。

  Wendy猛地一吸气,拉起两个人就跑,“快点儿!是那该死的石像!”

  破碎的墙体很快被落在身后,四只只石像兽从另一边露出头来,响指声只有一下,破碎的石像却不止一个。

  “Well,well,well,让我看看吧,谁更加出色,更适合养殖业。”

——————————————————————————————
  虽然人家家慢更,但是人家也想要评论小心心的说,咋的,谁还不是个小公举?

插入情结

在毁灭日之前的故事,我们加入了情感。
我的ooc,Alex的人物。
欢迎观看和评论。

十一.秘密

  很华丽的房间,这是Wendy现在唯一的感受,比神秘小屋的展览厅还要大,满眼都是白金色的。

  这里只有Wendy一个人,她知道其他人应该就在隔壁,但是她出不去,门口站着两只青面獠牙的怪物,是石像兽,会在白天变成石像的传说中的存在。

  Wendy试试敲了敲墙,没用,这房间隔音效果太好了,她甚至用斧头去砍墙,留下的痕迹竟然会自我恢复。似乎还听到一声抽气声,感觉像是,这个房子,拥有生命。
Wendy似乎有些泄气,坐在床边的地摊上,低垂着头。

  “没有什么能困住科特罗伊家的孩子,”她低喃着。

   Wendy再次拿起斧头,猛地推开门。

  “来吧,怪物!”

  Dipper听到了石像兽的巨吼声,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想出去,但无论怎样他都推不开门,“该死的Bill,”他压低了自己的帽子,掩住了眼角的泪花。

  “Well,well,pine tree,背后说人坏话可不是个好习惯。”

  “……Bill?”

  “难道你是被我的强大吓到了吗?我们可以做一笔生意……哎?”

  Bill,全知全能之神,面临着恶魔生涯第一次蒙逼,他可爱的Pine tree在见到他以后没有反驳“你又不是人”或者是后退至少两米,而是扑上前来。

  Bill:???Dipper被吓傻了???

  脑子不灵光的恶魔如是想到,唯一的眼睛占了三层自己的纸片金字塔形身体。

这种情商基本上也告别恋爱了。

  “……你想和我做一笔生意吗,Dipper?”

“什么?”

  “你想救出其他人,对吧。”

  “代价是……”

  “你的灵魂。”

  “可以。”

  “哇哦,亲爱的pine tree,你变得爽快多了,这会是一笔愉快的交易。”

“只是你单方面的吧。”小男孩擦掉了眼角的泪水,握住了那只恶魔的手。

“It's a deal.”蓝色的火焰晃的人眼疼。

脚步声在寂静的走廊上响起。

“Dipper!Mabel!Wendy!”Soos累的满头大汗,“Dude,哦,天哪,你们都在哪里啊……”

周围永远都是走廊,像是一个恐怖游戏一样。

  又是一个拐角。

  “Oh,man……”

“Wendy!我找了你们好久了!”

  “Soos?!”

  “哦,dude,”Soos一个前扑抱住了Wendy,“我以为我再也找不到你们了。”Soos激动得几乎要哭出来。

  “冷静点,man,”Wendy拍了拍Soos宽厚的后背,“我们得先找到那对双生子。”

  “哦,对。你身上为什么这么多石块?”

  “……我说这是血你信吗?”

  “老实说我没想到你会开这种没有任何逻辑的玩笑。”

  “嗯哼,我……嘘!有人来了。”
两个人一起躲在拐角后,Wendy拿着斧头,一副随时可以冲上去死拼的样子,Soos则只是猫着腰,紧张得要命,汗珠大把大把地滴下来。

  声音越来越近了,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客人你们这样我会很困扰的。”那位英俊的吸血鬼王出现在了他们背后。

插入情结

  在我的ooc里没什么能打断我。欢迎质疑及评论。
  发生在毁灭日之前的事情。

十.交易

  “安生点儿Pine tree,我和这些诱拐犯有点儿事要谈。”
  “……”Dipper看着对峙的两个生物,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

  “嘿,guys,我们可以趁他们不注意逃跑,我承认Bill为我们的生存拖了些时间,但是这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得快点离开这里。”Wendy伸长了她的胳膊去拿一边的斧头。

  “Wendy说的对,我们不能再拖拉了,”Mabel好像刚刚醒过来一样精神了起来。

  “你还好吗,Mabel?你刚刚……”

  “我……很好,该走了。”

  Dipper看着和平常不太一样的姐姐,没有说话,把Wendy的斧子向Wendy那里踢了一下。

  “谢了,dude,”Wendy砍断身上的藤蔓,借着旁边的枝条荡到了一边,没有人注意到她,于是她又把Dipper放了下来,“先在一边待着Dipper。”

  “恩。”Dipper看向Bill,没有说话。

  Bill和那名消瘦男子对视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底下不断传来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儿?”

  “恶魔为什么会出现?”

   “什么时候能吃饭,我要饿死了。”

  “你死的了吗?话说,王能把恶魔压下去吗?”

  “这恶魔有点儿眼熟。”
 
“王不是不愿意吃人类吗?”

  “那是Mable时代的事了。”

  “那个人类背叛了王。”

  “无论如何,我们现在可以摆脱这个封印了。”

  男子终于开口了,“全知全能的Bill,我们只是想要自由。”

“如果这自由建立在我未统治的地方的话,我拒绝。”

  “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停止对我的地盘和我的人出手。”

  “那我们呢?”

  “谁在乎呢?”

  “……”巨大的房子内没有任何声音了,连几个人类轻微的呼吸声都好像有回声一般。

  突然,吸血鬼出手了。

  Mabel被吊在空中,虽然腰部那只手十分有力,但却让她感到了恐惧,不是死亡,是绝望。
 
  显然,其他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都只是静静地看着。

  男子一手抓着藤条,一手抓着Mabel,轻启薄唇,“我”,然后一口咬上了Mabel的脖子。

  “Mabel!!”Dipper着急的不行,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他夺过Wendy手中的斧子,向男子扔了过去。

  鬼知道人类究竟有多大的潜能,斧头砍断了那根藤条,男子没有反应过来,他停止了吸血的行为,舔了舔Mabel的伤口,Mabel被吓得动都不敢动。

  男子站在地上,一脸凝重,Bill仍旧飘在空中,似乎在想着什么。
 
  “把她还给我!你这混蛋!”Dipper愤怒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回荡。

  男子没有说话,打了个响指,他怀里的Mabel消失了,“我只是送我的客人去休息了。”
 
  “别担心,剩下的客人们,从现在起,你们不在是食物了。”

  吸血鬼又开始骚动起来,一个贵族样子的壮硕男子走了出来,“王,我们饿坏了。”

  “那就去找那只三角形,我想它很乐意和你们谈谈交易。”说完,他就消失了,连带着Dipper、Wendy和Soos,当然,没忘记斧头。
 
  Bill没有跟上去,它转向众吸血鬼,“杀了那么多人,手里的灵魂也不少吧,一个,一升。”
 
  场面一度很是和谐。

插入情结

发生在毁灭日之前的隐藏剧情。
欢迎质疑,评论。

九.晚会

  Dipper以为他至少会崴了脚,但事实上并没有,他在跌落的一瞬间眼前黑了一下,眼前的世界就颠倒了过来。

  是的,他被倒吊了起来。

  眼前黑漆漆的,一切好像都是模糊的,Dipper觉得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粘在他的身上,绑的很专业的样子,所以他很努力的挣扎着。

  “放开我……嗷……混蛋……”

  “Dipper?”一个熟悉的女声出现在Dipper附近。

  “Wendy?你在这里?那其他人……”

  “嘿,dude,我和Mabel在这里,哦,我之前都没有看到你们。”Soos的声音也从黑暗中传来。

  “那么大家都在这里了,Soos,Mabel怎么样?Dipper你呢?”

  “Mabel还没有醒。”Soos动了动,他旁边的Mabel十分安静。
 
  “我很好,就是好像越来越……”Dipper觉得自己的脸一定
红的要命,比较他已经要呼吸不上来了。

  “别挣扎!会更紧的!等一下,我好像看到我的斧子了!”

“哦,在我脚边,Wendy我要怎么给你。”Soos仿佛看到了远处微弱的光。

“扔过来!”

  看不见人影,只能寻声辩位,Dipper放弃了用力抖动,他摸了摸口袋,找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Bill的新想法,”他想到,“但我们得快点儿离开。”

  “哈!”Wendy利落地砍断了身上的藤蔓,迅速地放下了其他人,藤蔓没有任何动静,反而向一边让了让。

  “走!”说完Wendy就向着一边前进,Soos背着还在昏迷的Mabel,Dipper紧紧跟着他们,周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随着藤蔓的减少,前方出现了一片光,一阵音乐也随之响起。

   “奇怪的音乐,dude,感觉在哪儿听过。”Soos摆出一副艺术鉴赏家的样子,好像陶醉在了音乐里。
 
  “舞会,八十年代的贵族晚会经常放这种歌,前面一定有什么。”Wendy回头向着他们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越来越靠近的两根藤蔓。
 
  “Wendy!小心!”
 
  已经晚了,他们又被抓了起来,毫无预料的,被送到了那个晚会前,一群身着晚礼服的骨瘦如柴的人用着十分热情的眼神看着他们。
 
  “欢迎各位参加这次晚会,终于,在二十七年后,又轮到我们,去称霸世界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消瘦男子站在二楼的台阶上大声向着下面的人群喊到。
 
  “而现在,让我们来感谢一下这几个美味的人类。”男子苍白的脸上显现出不正常的疯狂。
 
“用吸血族最最崇高的敬意,将他们完美地,吸干!”

  听着底下的“人”吵闹的声音,Mabel睁开了眼睛,看着看着就抖了起来,“不,不要……离开,我要离开这里!”

   “唔啊,冷静点儿,太高了,我们会掉下去的。”Soos随着Mabel的抖动微微晃着,如果他有恐高症一定已经晕死过去了,他想着。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Dipper,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我不知道……”Dipper能感到那些喊叫让藤蔓都有些颤抖,“这不是Bill干的,”他的大脑充满了这句话。
 
  “Well,well,well,冷静点儿兄弟们。”

   一个黄色的三角形出现在半空中。
 
  “Bill?!”Dipper惊地叫了出来。

插入情结

九.剧情缺失

  Dipper以为他至少会崴了脚,但事实上并没有,他在跌落的一瞬间眼前黑了一下,眼前的世界就颠倒了过来。

  是的,他被倒吊了起来。

  眼前黑漆漆的,一切好像都是模糊的,Dipper觉得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粘在他的身上,绑的很专业的样子,所以他很努力的挣扎着。

  “放开我……嗷……混蛋……”

  “Dipper?”一个熟悉的女声出现在Dipper附近。

  “Wendy?你在这里?那其他人……”

  “嘿,dude,我和Mabel在这里,哦,我之前都没有看到你们。”Soos的声音也从黑暗中传来。

  “那么大家都在这里了,Soos,Mabel怎么样?Dipper你呢?”

“Mabel还没有醒。”Soos动了动,他旁边的Mabel十分安静。

  “我很好,就是好像越来越……”Dipper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的要命,比较他已经要呼吸不上来了。

  “别挣扎!会更紧的!等一下,我好像看到我的斧子了!”

   “哦,在我脚边,Wendy我要怎么给你。”Soos仿佛看到了远处微弱的光。

   “扔过来!”

  看不见人影,只能寻声辩位,Dipper放弃了用力抖动,他摸了摸口袋,找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Bill的新想法,”他想到,“但我们得快点儿离开。”

  “哈!”Wendy利落地砍断了身上的藤蔓,迅速地放下了其他人,藤蔓没有任何动静,反而向一边让了让。

  “走!”说完Wendy就向着一边前进,Soos背着还在昏迷的Mabel,Dipper紧紧跟着他们,周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随着藤蔓的减少,前方出现了一片光,一阵音乐也随之响起。

  “奇怪的音乐,dude,感觉在哪儿听过。”Soos摆出一副艺术鉴赏家的样子,好像陶醉在了音乐里。

“舞会,八十年代的贵族晚会经常放这种歌,前面一定有什么。”Wendy回头向着他们说道,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越来越靠近的两根藤蔓。

  “Wendy!小心!”

  已经晚了,他们又被抓了起来,毫无预料的,被送到了那个晚会前,一群身着晚礼服的骨瘦如柴的人用着十分热情的眼神看着他们。

  “欢迎各位参加这次晚会,终于,在二十七年后,又轮到我们,去称霸世界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消瘦男子站在二楼的台阶上大声向着下面的人群喊到。

  “而现在,让我们来感谢一下这几个美味的人类。”男子苍白的脸上显现出不正常的疯狂。

  “用吸血族最最崇高的敬意,将他们完美地,吸干!”

  听着底下的“人”吵闹的声音,Mabel睁开了眼睛,看着看着就抖了起来,“不,不要……离开,我要离开这里!”

  “唔啊,冷静点儿,太高了,我们会掉下去的。”Soos随着Mabel的抖动微微晃着,如果他有恐高症一定已经
晕死过去了,他想着。

  “我们必须离开这里,Dipper,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我不知道……”Dipper能感到那些喊叫让藤蔓都有些颤抖,“这不是Bill干的,”他的大脑充满了这句话。

  “Well,well,well,冷静点儿兄弟们。”

   一个黄色的三角形出现在半空中。

  “Bill?!”Dipper惊地叫了出来。

——————————————————————————————
我看到评论的感觉就是以后Bill被Dipper主动了的样子。
QWQ幸福啊。

插入情结

八.邂逅

  Dipper跳了出来,锋利的玻璃片从他的身上划过,有血溅出,在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他知道帕西菲卡家不只有两楼,但是很明显,他刚刚一直在一楼,但是,现在,从外面看,他是从二楼跳出去的样子。不过在这个重力为零的瞬间,这都不是重点。

  Dipper在想,“我要怎么降落……”完美的发问。

  一直在愣神的Bill已经反应过来了,看起来玻璃渣伤到他了,满眼都是猩红,又像是害了什么病的畜生,微张着嘴,发出轻微的不明所以的声音。

  “哇哦,我飞起来了!”回过头,Dipper才看见Bill困兽一般的发红眼神,双手做出发功的姿态,仔细一看,他细小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着。

  “Dipper!Stan到底有没有教过你以自身安全为重?!”

  “哇哦,你这话说的就好像叔公真的在我面前一样,可惜你不是。”

  明知道对方在故意气自己,Bill却完全冷静不下来,甚至大有种把眼前这棵不听话的松树放倒调教的冲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Well,well,Pine tree,你实在是不可爱,我可是救了你的。”尝试着让自己平静的Bill可能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唯一的眼眶还红着以至于他的话丝毫没有震慑力。

  “我又没有求你救我,你完全可以现在放开你的手,然后让我自己掉下来。”

  “……”

  “你是恶魔,想要统治人类世界的恶魔。”

  “……”

  “我是人类,你想要消灭的人类。”

  “你全知全能,而且有着巨大的阴谋和恶趣味,你想保留人类唯一的目的,恐怕只是因为好玩吧。”

  “坐在高高的王位上,看着底下渺小的人类叫嚣着‘寻找自由’,然后用他们的鲜血为你的披风染色,用他们的骨髓为你的王位增光,用他们的灵魂为你的午饭添色。”

  “全知全能的恶魔,Bill Ciper,我是人类。放下我,然后停止你的鬼把戏,把他们还给我,让我们离开。”

  “我已经没有兴趣和你玩下去了,你可以选择在这里杀了我,或者是放了我,看我吃力的挣扎并以此为笑料,但是你记住,我永远不会放弃。”

   “……活下去的确很难,对吗,吸血鬼先生。”

  面对Dipper的言语攻击,Bill终于开口了,“不得不说,装的挺像。”

  “我不明白你……”

  “我的Pine tree才不会用排比句呢。”

  “……”空中飘着的少年好像被这个答案惊到了,呆着脸,“……我的确是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被发现,应该说,不愧是最强恶魔Bill么?”

  “不,你应该说不愧是真爱。”

   “不要脸。”

   “谢谢夸奖。”

  “……”少年顿了一下,挥了挥手稳稳地落在地上,“那么您来到寒舍有何贵干呢?”

  “你猜?”

   “自从Mable封印已经有十多年没有人动了,连封印都可能被人们遗忘了,您今天突然到来,恐怕不是因为来找什么帮手吧。”

  “你什么时候替换的Dipper。”

  “我想想看,封印松动是因为这几个人类的愚昧,而您却不是选择默默围观而是多次在人类面前现身……”

  “Dipper现在在哪里。”

  “您不可能和人类成为朋友对吧,那么又是为什么呢?”

  没有再说话,Bill打了一声响指,随着一阵烟雾,一个高大的金发男子出现在原地,表情阴暗的可怕。

  “我想我在问你,我的Dipper在哪里。”

  肯定的语气伴随着Bill迅速的动作,连一眨眼的瞬间都没有,吸血鬼纤细的脖子卡在了Bill手中,“变回去。”

  吸血鬼很勉强的笑了笑,那双与Dipper类似的清亮的棕色眼睛变成了红色,“等到那几个人类成为我们的盘中餐,您,也不能阻止我们的狂欢了。”

  “你们最好别轻举妄动,”Bill像是从牙缝中发出声音,“你以为我的手下败将温迪普能打败的东西我消灭不了么?”

  “呵呵呵呵呵,那就要看彼此的本事。”

  吸血鬼化作一阵烟消失,Bill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打了一个响指。

——————————————————————————————
跪求评论(跪)

插入情结

七.错误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恶魔?!”

  “Well,well,pine tree,你总是这样想我,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善良的恶魔呢。”

  “呵呵,是啊,恶魔……”

  “Come on,你不关心一下壁画么?”

  “比起这个我想又是你的杰作吧。”

  “Kid,你这样的怀疑真是太伤我心了,如果说我也是被困在这里的呢?”

  “……”

  沉默,长久的沉默,时间仿佛静止,长得让Bill感觉自己变成了化石。

  “……喂……你也不能出来吗?”Dipper选择了相信Bill。

“……恩。”

  又是一阵无言,Dipper觉得有些尴尬,他看向旁边的壁画。

  “小镇的历史……”壁画一直在变化,Mabel说的没错,虽然变得不算快,但现在已经到了总统创立小镇的时候了,而且速度好像越来越慢。

  “Well,pine tree,你可能错过了我的出生。”

  “……滚……”

  周边的森林变得稀疏,居民楼也变得密集,奇怪的是……一些黑影出现在小镇周围,像是人形,但是只是在周围的森林中迅速掠过。

  “人们不见了。”

  “?”

  “走近森林的人在和黑影重叠的一瞬间就会消失。”

  “我不明白,Bill。”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吗?”

  “你为了消灭我们来到这里然而马失前蹄,不对,三角不正然后意外出不去了,只好丢下玉米色的脸面再出现。”

  “……你好像加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你的错觉。”

  “Well,well,让我告诉你好啦。在大概几千年前,人类有一种天敌。暗夜是他们的舞台,鲜血是他们的美食,死亡是他们的舞蹈,恐慌是他们的娱乐。人们称之为……”

  “吸血鬼……”

  “Good,吸血鬼对人类的生存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如果吸血鬼现在还在的话人类可能还是远古生活方式呢。”
  “然后呢?”

  “一位来自东方的强人出现了,他有着杀死吸血鬼的能力,经过一次次苦战,人类终于可以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脚印了。”

  “是他写的这些日记吗?”

   “不是,这个日记被写是那之后很久的事。那之后,所有的吸血鬼都被驱逐了。但是,几十年前,他们又恢复了活力,你看,那些黑影,就是吸血鬼。”

   “越来越多了……”

  “吸血鬼变得大胆起来,因为已经没有人来阻止他们了,但是……”

   一颗流星掉落在小镇中央的广场上,一阵灰尘过后出现了一个人影。

  “Mabel?!”

  “她是Mable,据说是那位强人的传人,她的出现终结了一切,所有的吸血鬼都被封印在了她重创的一个空间内。”

  “用大十字架压住的阵法?”

“你怎么知道……她还在周围种下了毒藤,希望没有人会误闯。这以后,地球上就没有吸血鬼了。”

  “……那你?难道是来把封印……”加固的?

  “封印松动了,我来这里找一些帮手帮我毁灭世界。”

  “……”你真坦诚。

  “Look,pone tree,神秘小屋。”

  不知道什么时候,画面已经进入十几年前了。

“年轻时的叔公还挺严肃的,”Dipper想着。

  “……”Bill漂到Dipper面前,“Well,pine tree,看来我们还要在这里待上一会儿,来约法三章怎么样?”

  “我并不是很想和你待在一起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毕竟谁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我更想去找Mabel他们。”

  “Come on,pine tree,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你又不是人。”

  “……Well,你难住我了。但是,你很想出去……”

  “停,我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我会自己找出路的,只要你不再打扰我。”Dipper打断了Bill想要说的话,径直向着走廊深处走去了。

“Well,well,一点儿都不可爱,会吃苦头的哦,我才不会管你呢。”嘴上(?)这么说着,Bill跟上了Dipper前进的步伐。

  “水平移动的时候小镇是正常的……”随着Dipper的移动,壁画上的图案不在改变,恰恰相反,壁画好像静止了一样,“倒是像个真正的壁画了。”
 
  但是渐渐的,Dipqer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了,他说不出来,很明显,他已经走向了壁画中森林深处的位置,但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了,“怎么回事儿呢?”他问自己。

  Dipper站在那里,看向前面好像走不完的长廊,又看了看后面只剩下黑暗的红地毯,最后看向了Bill,又扭过头看向壁画。

  “喂喂……”

  “嘘……三角形你想出去么?”

  “???三角形???”

  “回答我。”

  “想啊。”

  “你是什么材质制成的?”

  “???你是在逗我么pine tree?我可是由邪恶的原子微粒构成的,材质什么,我……”

  “闭嘴,撞上去。”

  “???我们之间真的只隔着一个次元壁么kid?”

  “我们一直在这个屋子里!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这不是壁画,这是外界,这里是吸血鬼的镇子,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地方,唯一离开这个地方的方法,就是破坏这里最薄弱的东西。”

  “很聪明么,pine tree,然后呢,你也知道,我和你隔了一个次元壁,我怎么……”

  “你一直知道,Bill,你知道对不对?”

“Well,我……Pine tree!!”
 
  玻璃的碎片从空中划过,像是跳着拙劣的华尔兹,时间如同静止,Bill从来感觉不到从他身体中穿过的三维物体,但现在,他觉得那些尖锐的东西仿佛在他的眼睛里深深镶嵌着,疼,生疼。
 
  他的Pine tree,跳了出去。

——————————————————————————————————
现在的年♂轻人啊,更新了都没有人理我,委屈。

插入情结


六.共舞
 
  Dipper感到诧异,同时有些不知所措,决定先安慰一下Mabel,老实说,他自己的内心也充满了恐惧和疑惑。

   “Mabel?你还好吗,你……Mabel?!”不对劲儿……Mabel的毛衣已经变了样,或者可以说,Mabel换上了一身晚礼服,和原本的毛衣一样是能黄色的,原本装饰的流星图案变成了裙摆上闪烁的宝石,爪钩从袖口露了出来,Mabel把它挂在裙子里的短裤上,看起来镇定了不少。

   “你知道吗,bro……我们必须快点儿找到Soos和Wendy并且离开,我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但那让我感到恐惧……”

   Dipper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似乎第一次见到自家姐姐这么冷静的样子。

   “你说的对,我们先想办法离开这间房子。”他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西装,似乎对这件有些骚气的纯白衣服有些不满。

   “……Dipper?!你究竟是怎么混进来的?!”来自背后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或者说,熟悉的责骂。

   “呃……帕西菲卡?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问题,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我家的晚宴,你们这群偷吃的小老鼠,出去!都出去!”

   “嘿!我们不是故意的,你得听我们……”

   “Dipper?……别说了,我们走。”Mabel把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安抚性的拍了拍。

   “……恩。”Dipper 挑了挑眉,跟着Mabel向大门走去,留下帕西菲卡一脸蒙逼。

   “……Excuse me?”

  豪宅的大门被擦的十分干净,把整个宴会都映射了出来,Mabel甚至觉得可以用它当镜子。

  “呃……Mabel?你确定你没事儿么?你让我觉得怪怪的。”

  “也许是这个鬼地方的锅。”

   “……”Dipper无奈地耸了耸肩,继续推着门,突然,他们发现,不管他们怎么对待这个门……

   都没有什么卵用。

   两个人靠在门上,一副沉思的样子。

  “……”

   “……”

   “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别的出口。”

   “好主意。”

   借助着身体的优势,两个人从舞蹈的众人间窜出,好不容易离开了人声鼎沸的大厅,真是感觉要窒息了。

   “这走廊总让人感觉长的没完没了。”

   “平息愤怒工人灵魂的时候好像没觉得有这么长……”

   “不会是那些幽灵又回来了吧?”

   “噫。”

   “哈哈哈哈哈哈……”

   Mabel笑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揉着肚子在地上滚了几圈。

  “……笑点在哪里啊……”

   “哈哈……好了……哈,继续走吧。”擦掉刚刚笑出来的眼泪,Mabel加快了步伐。

  走廊突然很安静,像是自习课上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后的寂静,连两个人的脚步声在这里都像是鬼屋里水滴落在空洞的地板上一样。

   “……到尽头了。”一头磕到走廊尽头壁画上的Mabel揉着有些红肿的额头说着。

   壁画上是一个荒凉的小镇,像是他们刚进来时的小镇,这让Dipper有些不安,他仔细摸了摸壁画,什么都没有。

   走廊尽头只有一个方向,向西的转弯,背后的路已经黑到看不清了,什么时候身后的灯都灭了呢?舞会的音乐好像又响起,是一首干净的钢琴曲,像是阳光下美丽少妇们的下午茶,在这里却异常诡异。

   Dipper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他却不敢回头,谁知道会有什么呢?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拉着手,Dipper感觉到Mabel手中的汗水,用力地握了握她微微颤抖的手。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Mabel之前经历了什么呢……”他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只白皙的手将要搭上他的肩膀。

   “喂。”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叫什么啊你?!”

   “啊啊……唉?帕西菲卡?你不是也叫了么?”

   看着前面两个毫无自觉的人,大小姐还是忍住了,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没错,这就是,贵族大小姐的魅力所在(露牙笑),Mabel你再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我真的保持不住微笑了哦。

  “你在这里干什么?”Mabel很是冷静地问到。

   “这是我的台词吧,两位,这里是我家好吗?!”

   没有人回答她,Dipper仿佛没有缓过来一样呆愣着,突然拽着Mabel疯一样的跑了起来,留下了一脸蒙逼的大小姐。

   “Dipper?”

   “Mabel……你记得么?我们……还在这个房子里,这个房子……我们根本没有走出来。”

  身边的壁画不断变化着,仿佛在展示着小镇的进化史。

   “这不是壁画,这是玻璃,外面在发生变化!Dipper!Soos他们……”

  Mabel的声音戛然而止,Dipper想要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而,手中空空的,身边空空的,又是那片黑暗。

  “……Mabel?”

   “Well,well,pine tree,这可不是我干的。”

   “……Bill。”握紧拳头后骨头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中异常响亮。



————————————————————————
什么,你找不到前文?!

是的,我也是(σ′▽‵)′▽‵)σ因为这是个年更(bushi)文。
 
  喜欢要说不然多让人伤心,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