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插入情结

五.俗套

  Dipper顺着街道走去,走着,一直在走,他感觉自己已经走出了重力泉,然而眼前还是那条路,周围还是那些老旧的房子,没有人,没有车,连老鼠也没有。
 
  他回头,那堵倒地的墙已经不见了,他走了很远。
 
  他以为自己还要走很久,太阳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东边的天空暗了下来,声音都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好吧,好吧,(←ヽ(  ̄д ̄;)ノ)我认输,Bill,你这样让我有点儿害怕了……”Dipper在自言自语着,显然他仍旧认为这是那个玉米片的邪恶恶作剧。
 
  但是,那个传出笑声的老房子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近到他差点儿撞上去,这让Dipper跟确定了,庸俗的Bill牌恶作剧。

  “进去看看,”Dipper想,“这房子太诡异了。”

  时不时传出的笑声让Dipper觉得腿有些发软,他向后退了两步。

  “嘿!这是神秘小屋!”Dipper觉得自己几乎要尖叫。

  我来到了神秘小屋,但是,神秘小屋和镇子之间相隔的森林小路呢?Stand叔公在这里吗?Mabel他们又在哪?我现在真的还在重力泉吗?

  一个又一个难缠的问题刺激着Dipper还算幼稚的心灵,但是,有一个魔鬼一般的想法在他身边缠绕。

  孤独。

“我现在只有我了。”

  Dipper选择了背水一战,他向着这间陌生建筑的大门走去,周围的场景逐渐变化,从一开始荒芜的废城渐渐变成了Dipper熟悉的神秘森林,这地方,已经变得和Dipper离开前的神秘小屋一样了。

  门没关,地板一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楼什么异常也没有。

  “上楼看看吧,”Dipper轻手轻脚地走到楼梯口,让他意外的是,一个人“唰”的一下从楼上冲了下来,直直地和他撞在一起。

  “Mabel?!”

  “呃……啊……Dip……per……”Mabel眼神涣散,即使是Dipper扶着依旧是摇摇晃晃的,连话都说不出来,Dipper很担心,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Mabel?你还好吗?天哪,Mabel……来,站起来,你看到什么了?Mabrl?你在听吗?Soos他们在哪?”

  “……”Mabel没有说话,可能她也说不出来什么了。

  “哦,Mabel……我去楼上看看,你在这里等我……”Dipper问不出什么,他让Mabel靠着墙,准备上楼看看。

  “只能这样了……”他想。

  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他的衣摆,“别……”

  Dipper试图挣开Mabel看似无力的小手,但那只手十分有力,Dipper可以对天发誓,他几乎听到了衣料破碎的声音。

  “我从没想过Mabel的手如此有力,”他小心的蹲下来靠在Mabel身边。

  “Mabel,Mabel……My sisiter……”Dipper抱住Mabel,“my lovely sisiter...Why not wake up?My dear sisiter...”

  I miss you.
  I thought you are noisy.
  But i was wrong.
  I miss you,my dear sisiter .
  I am missing your noisy.

  Mabel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抓着Dipper的衣角瑟瑟发抖,两个人靠在自动售货机旁边。

  一阵脚步声从楼上传来,像是高跟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哒,哒,哒,踩在木板上,却像是踩在Dipper的心上。

  Dipper大脑一片空白,Mabel缩在他的怀里,像是听到了来自深渊的怪物的吼叫声。

  “售货机。”

  这三个字在Dipper脑内回荡,他猛地跳起来,把Mabel吓到了,不过她没有出声,只是默默地看着Dipper重复的输入地下室的密码。

  “……没用的……”Mabel呢喃着,“一切……都是假的……”

  Dipper不知道该做什么了,高跟鞋声更近了,这让他想起上星期看的一个恐怖片,他无力地坐在地上,冲着半空中大喊。

  “庸俗!Bill!庸俗!你只能这样了吧!幼稚的把戏!你不会赢的!”

  没有声音,Mabel不再说话,她只是抓着Dipper,像是抓着救命的稻草,只是一晃眼间,高跟鞋声不见了,周围也变了,像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这是一场舞会。

————————————————————————————
  什么?!有人等更新,妈呀好开心。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