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插入情结

突然改成连载的我有点儿方。
二.Bill还未出场
  巨大的十字架已经有些破落,让人感觉它随时会倒下,联系字条上关于“法阵破坏会放出吸血鬼”的内容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
  “看!看!这藤条好像在发光!”mabel把十字架上散发着莹绿色光芒的藤蔓扯下来绕在身上,“我在发光!”
  “看起来很漂亮,嗷!……我不确定,但你最好小心,”soos尝试着抚摸藤条,却被刺扎到了,“这玩意儿的刺可真可怕。”
  “嘿,兄弟,来看看这个,这是……”wendy一直在研究法阵地上的图案,好像发现了什么。
  “呃,我看不太懂,但好像不是英文。”soos摸着下巴,仔细研究着图案上的文字,虽然结论大家在看到第一眼就知道了。
  “也许是吸血鬼的征友启示!说不定是个帅哥!就像完美学院的black学长!也可能……”
  看了看脑洞大开的mable,dipper有些无奈,他仔细翻了翻日志,确定再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后,也无奈的坐在一旁。
  “哦,等一下,这藤蔓我认识。”wendy也停止了研究图案,开始观察周围的植物,“这是毒藤,会使人……”
  “哦,哦……天哪,天哪,哦……好痒……”
  “……浑身发痒。”wendy尝试着提醒各位,但是已经晚了,soos已经中招了。
  “感觉像是有小虫子在身上爬!”mabel大声地喊出了自己的感受,同时,在身上挠个不停。
  “放轻松,兄弟,一会儿就好了。”
  soos和mabel跳来跳去的,wendy和dipper完全阻止不了。
  “哦,天哪……”mabel实在是受不了了,开始在附近的树上蹭起来,soos也开始找能蹭的东西。很快,他就找到了,那个表面粗糙的十字架,被去掉藤蔓后的它看起来还挺气派。
  然而soos的动作使十字架发出松动的声音,咯吱咯吱地响着,令人毛骨悚然。
  “等等,soos,这样下去十字架会……”
  “砰!”
  “……倒下的。”
  显然,dipper的提醒晚了一步,十字架已经倒下了,伴随着一地的烟土,海拔较低的mabel和dipper都开始咳嗽起来,而且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发生。
  烟土很快消散,留下孤独的古老法阵。
  作为实力担当的wendy想都没有想就上前试图把十字架放回去,意识到自己做错事的soos也伸出手打算帮忙,不过他身上的痒劲儿还没有过,导致他在原地跳来跳去的,根本停不下来。
  dipper也上前帮忙,不过好像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听“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碰倒了的声音。
  “哦,谢谢,mabel……哦,兄弟,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但毋庸置疑,那不是什么好的象征……哦,舒服……”soos享受着mabel用自制手柄帮他挠痒痒,像只吃过蜂蜜的灰熊。mabel已经好多了,至少她没有任何小虫子爬的感觉了。
  “呃,也许我们应该仔细看看再说……”dipper说着,开始在十字架周围翻来翻去,“十字架上有字!这是英文!”
  dipper显得有些激动,要不是场合有些不对劲儿,说不定他已经开始跳羊羔舞了。
  “这个词是什么?传送门?什么意思?会不会……”
  wendy还没有说完假设,奇怪的事已经发生了,周围的事物都漂浮起来,仿佛失去了重力,刚才两个人无论怎样都抬不起的十字架渐渐竖了起来,与之同来,是一阵又一阵的寒风。
  仿佛有光从地底下放出,幽灵般的蓝色逐渐变亮,风如同旋风一样把几个人包围。再多的言语也表达不出几个人内心的想法,恐惧还是兴奋,迷茫还是清醒,几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融化在风中。
  “soos!mabel!”
  十字架作为旋风的中心产生了一种吸力,没站稳的soos在一瞬间就消失在了看似平静的法阵中,mabel试图抓住他,却一同消失在平静中。
  dipper和wendy相互换了一下眼神,同时松开了紧紧抓住的树枝,也消失了。
  即使是前方再危险,什么都比不上朋友和亲人的命,顶着未知的困难,四个人又出现在了森林里,可这里,已经不是熟悉的地方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