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化学反应

第一次发文(捂脸)(*/∇\*)

谢谢点击观看(*°∀°)=3

文笔不是很好还是谢谢来看(⁄ ⁄•⁄ω⁄•⁄ ⁄)

   在一个大的广口瓶里,放入0.1N浓度的碘化钠溶液,加入0.1N浓度的NH4CL--NH4AC缓冲溶液,慢慢滴入约三分之一的0.1N浓度的醋酸铅溶液,过5分钟,便有金片一样的金色雪花缓缓飘渺而下,可持续几个小时,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化学反应。
 
  这种美丽的化学反应被称为“黄金雪”,有人说,这反应美的像是天仙下凡;有的人说,这反应美是美,但却也是转瞬即逝;有的人说,这不就是人生,美却同时在消逝着。

  要娜霖说,这些都不重要,这不过是个化学反应,同时还在一边笑着被这美景感动到哭的朋友,搞得人家追着她从教学楼跑到宿舍,这两站路的距离让她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刚才有些发红的眼眶也恢复了原样。

  她站在宿舍楼底下休息,刚刚一边笑一边跑让她现在感觉肺里凉凉的,而她的脸却烫的吓人。

  她喘了几口气儿,打算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休息片刻,还没坐上,被一个人拽了起来,她扭头一看,差点儿撞在对方身上。

  “喂喂……”她有些不满,打算推开对方,却在对方开口的一瞬间放弃,这人她认识。

  “刚跑完步不要猛坐。”对方似乎有些不满。

  “嘿嘿,你都看到啦?”娜霖抱住对方的腰。

  “恩。”对方也回抱住她,“挺嚣张的。”

  “嘿嘿,你怎么……”

  “水虎!把这家伙看好了,再出来闹腾我,我,我,我为你是问!”

  “好。”娜霖听到对方笑的声音,想要抬头看,却因为姿势完全看不到,感觉十分可惜。

  这个家伙很少笑,笑起来也是很好看的,怎么说也是个校园女神级别的人物啊,就是她的属性是悬崖上的一朵鲁冰花。

  “今天有人给我送情书,”娜霖感受到对方抱着她的双臂微微缩紧。

  “然后呢?”对方把脸埋在娜霖撒开的头发里。
  “你猜。”

  “……不想猜,你说。”

  “哎,那多无聊。”

  “恩,拒绝了。”

  “猜对了。”

  对方的长发蹭着她的脖颈,痒痒的,娜霖忍不住笑了笑,“水虎”是大家对她的称呼,这家伙从小擅长游泳,在水中,她仿佛是猛虎归山一样。

  娜霖和她自小认识,帮对方拒绝的告白数不尽数,自己却从没收到过告白,她一直很疑惑,直到两个月前,谜底才被揭露。

  两个月前,从来没有什么过激行为的水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行为。田径部被踢馆了,直到部长下课后还有几个新生在抱团抹泪,不是因为第一次见这种事,也不是因为没被人这么欺负过,而是因为,全学院最高冷的女神和他们每个人跑了一圈。

  这么一听,部长给他们一人一脚,然后气冲冲地跑到女生宿舍楼下,气急败坏的等着水虎下来。不过要说这孩子也挺傻,不知道找个阴凉地儿,太阳晒得脸都红了,也不知道问问水虎在不在寝室或者会不会回来。

  恰巧碰上娜霖上完课,部长猛地开窍了,拽住娜霖跟她讲完事情经过请她帮忙。

  娜霖一听,就知道这是水虎搞得烂摊子,有些无奈地看着满脸“英雄啊豪杰”的部长,答应上去把她叫下来。
  一打开门,就看到水虎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娜霖凑了过去。

  “很累吗?”

  “没有。”水虎听出了娜霖的声音,睁开眼睛看着她,双手把玩着散开的发丝。

  “是吗?我算算,田径部一共七十六个人,除去上课不在的三十六人,也就剩下四十个人,你跑了四十圈,不累?体力真好。”

  “……”水虎仿佛没反应过来,眨巴着双眼,“不是,我……”

  “你最好有理由解释这次踢馆,难道是压抑了二十年的脾气一起爆发而你正好在操场旁边准备去跑几圈缓解一下结果被那群田径部的人当成踢馆了?”

  “……不是。”

  “那是为什么?而且还把一个高二学长累趴下,没想到你这个不很说话的家伙用激将法这么熟练。”

  “我……我,我不能说。”

  “……”这是一个尴尬的时刻,水虎把头扭向一边,娜霖站在原地没有动,双手似乎在颤抖,“不能说,好,你不能说,好,我不听,别跟我说,我先走了,今晚不回来。”说完,娜霖转身准备走。

  “等……别走……别……”

话语里带着哭腔,一点儿都不像平时的水虎,也许这副脆弱的模样,她也只会给她看。

  娜霖也是被惊到了,抬头看着她,水虎已经站在地上了,她的眼圈还有些发红,眼泪已经被抹没了。

  “那个学长……是前一段时间毁了你的演讲那个……其他的,是意外……”

  “……我说过没关系了吧,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但是……我不甘心……你明明已经……”

  “这不是理由。”

  “……”

  “至少不是真正的。”

  “我……”

  “……”

  “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你的努力被践踏,不过是,是个……”水虎的声音又开始哽咽。她以为娜霖会被吓跑,事实上,没有。娜霖站在原地,反应了一会儿,轻轻抱住她。

  “没关系的,谢谢。”

  对方僵硬了一下,也回抱住她。

  关于水虎的表白,娜霖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多年的默契以至于两个人都知道了,从这个拥抱开始,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如果说爱只是一种化学反应,那我愿它如钠入水遨游,绚烂而精彩;如磷在火中起舞,明亮而温暖。

  书上说,只要条件不变,反应物不尽,反应就能不停,那么,永恒为条件,你我为反应物,请和我一同,让我们的黄金雪美如画。

  所以你们是不是忘记了楼底下等着的部长?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