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接文!!!

第三棒是钟哲哈哈哈哈没有标注一不小心给我加字数了哈哈哈哈

琴无:

 我的锅!大家都很棒,接文是前天晚上才开始组织的,原本是想赶着雷欧的生贺发出来的,结果最后还是慢了几分钟,OTZ


给这次所有参加的太太们打call!这篇贺文我们一定会填坑的!


1.Jin


 


如同往常一样,在结束了半天的打工后,雷欧站在莱布拉的大门前。


他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襟,调整好面部表情,深吸一口气。随后,他伸手触碰有些冰凉的金属门框,稍稍用力——


“下午好!”


迎面而来是略有些刺眼的,未时的阳光,以及一股异常的甜香气息。


雷欧的第一反应是某个不靠谱的人渣前辈带了哪个涂满胭脂俗粉的女人来结社,正要开口吐槽,眼前的景象却让他的话在嘴边来了个急刹。


在他面前的一位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她肤如润玉,貌似天仙,柳眉杏眼,樱唇乳齿,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少女身后正站着一排佣人服饰的人,都欠着身,像是在恭送她一般,而这位主儿正撩起胸前垂着的七彩长发,一对水色的眸子望了过来。


“雷欧纳鲁多,你怎得还是这副打扮?本小姐要出门了,书包呢?”


“……”雷欧退后一步,关上了门。


什、什什什什么鬼?!


莱布拉总部被攻破了?外星人入侵?大家都去哪了?幻觉?梦境?堕落王的新游戏?


雷欧吓得睁开了神之义眼,抬头正要再看一遍,面前的大门却被一把推开,方才那位玛丽苏气息浓厚的少女就站在他面前,脸上写满了不悦。


对……正儿八经的人类,不是什么异界人的伪装,更不是幻觉或梦境。


“你……你竟敢甩本小姐的门!”少女说话间,眼底竟闪烁出泪花,霎时间窗外便有一道惊雷划过,仿佛老天都在对雷欧的行为表示谴责一般。


等雷欧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时,他已经被一拥而上的佣人们裹在一套诡异的女仆装里,塞进了一辆漆黑的加长车内。


“???”雷欧抓着手里的书包,一脸茫然。坐在前排的少女却忽然开了口:“今天可是本小姐上学的第一天,你可要注意言行,伺候好本小姐,别丢了千月琉璃家的脸。”


雷欧被这个家族名弄得浑身一个哆嗦。


车辆缓缓停滞后,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无论是司机还是前面的少女都一动不动,一言不发。雷欧正纳闷,方才的声音就又传了过来:“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下去给本小姐开门啊!”


“啊、啊?哦哦!”雷欧本着敌动我动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的精神下了车,手忙脚乱地从五米加长车的末端跑去最前端,拉开了车门。


首先钻出来的是一条鲜红的毯子。地毯沾地的那一刻,就仿佛电动似的自己滚出老远,一路从车门前滚到了教学楼门口。接着钻出来的是一干和门口那批佣人相同服饰的家伙们,他们人手一只篮子,一刻不停地从中抓出粉嫩的花瓣,洒满整条地毯。


这时才有一只十二厘米的粉色高跟鞋从车中伸出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踩在地毯上。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少女面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迈出车厢,双手交叠于腹前,缓缓向前走去。身后一人撑开一把欧式洋伞,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寸许处,雷欧则被发配去为她提十米长的后摆,就这么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二楼的教室。


我的天啊……救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克劳斯先生……雷欧欲哭无泪地跟在这位少女身后,看着她七彩的及地长发,压根不想跟进教室。


什么?他怎么不介意女仆装?


……这种时候哪还有心思管自己穿着什么。


少女站在讲台上优雅地行了一礼,银铃般的天籁之音从她口中缓缓道出:“大家好,我是安洁莉娜·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墨艳黎·千月琉璃。大家叫我安洁就好,今天起就和大家一起在圣玛利苏皇家学院上学,请多多关照。”


“…………”雷欧感觉自己快被雷掉色了。他握着卷成一团的后摆站在讲台下面,生无可恋。


等终于在教室坐定,雷欧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拿书遮掩住脸部,睁开了神之义眼。所幸这个奇异的世界没有剥夺他的“视力”,义眼很快向他展示了这个世界的全貌,然而令他绝望的是,这的确是个真实的世界,没有一丝术士留下的痕迹,更没有黑路撒冷的气息,所有生物都是真实的生命……要说奇怪的地方,大概只能说,这个世界的“脉络”,好像都集中在那个名字极长的,少女安洁身上。


我穿越了。雷欧认清现实,还是玛丽苏的世界。


作为外来者,他相当于是附着在这个世界脉络之上的“异物”。只要将自己从脉络上剥离,大概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中去了。理论上,世界是会自行调整,排除异他,维持稳定的,然而这个世界的命脉却被安洁握在手中,不得自由。恐怕也是因此,他才能来到这个异界。


雷欧微微眯起眼睛——长时间地窥探世界的本质,已经对他的眼睛造成了不小的负荷。在一片闪烁崩裂的火花中,他仿佛看到还有一些其他的灰色物质,三三两两地附着在脉络之上。


还有其他的穿越者吗!?雷欧心中一动。


可惜义眼的负荷已经不足以让他辨认出其余的穿越者都姓甚名谁,是何样貌了。他闭上眼,咬牙忍耐着阵阵的灼烧感,脑海中一片嗡鸣声之余,隐约听到了安洁的叫声。


“雷欧,雷欧纳鲁多!要去参加开学典礼了,快起来,给本小姐提裙摆。”


“唔……”雷欧疼得没能立即应声,下一秒就被人粗鲁地从座位上拽了起来,一杯冷水紧随着被泼上脸。


这一顿降温操作倒是让他稍微清醒了些,眼前的火花也渐渐消失下去。


教室中早已没有其他人,安洁盛气凌人地放下水杯,睨他一眼,道:“睡醒了?赶紧走。本小姐若是最后一个到的,回去了有你好果子吃。”


 


2.嵇隶


 


  这个世界似乎是不完整的,不管是少女身上的脉络还是普通人的行为举止,都带着一种刻意的感觉,雷欧从未见过没有被世界所联系着的人,即使说是街边马上就会死掉的奇怪生物也会若有若无的露出身上惨白的因果线,还是说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这名少女所创造的,而这些灰色的异世界的生物就可能是影响了世界脉络完全集中的有害物体。


  世界,会想要谋杀我们吗?雷欧咬了咬下唇,安静的跟在少女身后,之前的经历让他体会到了少女对这个世界的掌控能力,那么究竟是世界规则畏惧于她,还是她依附于世界规则呢?


  从教室经过走廊到达礼堂不是一段小距离的移动,这简直是一个城堡了,雷欧默默吐槽着,这到底是什么学校啊。


  雷欧看着门两边标准站姿的仆从状男子不禁想起了那个浑身缠满绷带的老管家,那份慈祥面孔下的魄力实在是让人难以忘怀,就像是面前那个背对着他们的修长背影,雷欧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和酸涩却不是过度使用义眼的后遗症,他现在很想念莱布拉的成员,不知道大家怎么样了,真希望能快点回去,这位先生和吉尔伯特的气质这么像会不会能够给自己提供帮助呢?


  想着想着,雷欧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少女突然亮起的双眼和奔向前的动作,他只看到那位先生似乎察觉到什么的转过身,是那双深沉的绿宝石般的双眼。


  “……吉尔伯特先生?”


  “父亲!你来看我吗?”


  “嗯?”


  看着眼前中年人和少女温馨的互动,本应顺应感性期女仆少女一言不合为主人高兴而流泪人设的雷欧用身体哦不是,用表情演示了近现代高级精炼后的大众性表情形容词——一脸懵逼。


  “糟糕!我要迟到了,抱歉了父亲,之后我会来找您的。”


  “没关系我的孩子,”男人向后退了一步,给少女让开了进门的位置后他看向雷欧,这座城堡不愧是贵族学校,关上门以后里面什么声音都穿不出来,雷欧有些紧张地抓住自己裙摆上的蕾丝蝴蝶结,盯着男人陌生的面孔和微启的薄唇,“毕竟我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你呢。”


  “你穿成这样是为了混淆视听吗,雷欧?”


  果然是吉尔伯特先生啊!雷欧在内心大喊着,忍住眼中的泪水紧盯着对方身上的“脉络”,那抹灰色像是什么希望之光一样晃的他心跳加快,他提起有些长的裙摆小跑向前,小心翼翼的抱住了这位“脆弱”的先生。


  “不必这么小心了,雷欧,我的身体在这里似乎很是健康。”


  “这里……的?”


  “嗯,初次见面,我是吉尔伯特·樱雪羽晗灵·血丽魑·魅·J·岚樱·紫蝶·丽馨·蕾琦洛·凤·颜鸢·希洛·玖兮·雨烟·叶洛莉兰·凝羽冰·泪伊如冰落·殇心樱语冰凌伊娜·洛丽塔紫心爱·蝶梦如璃紫陌悠千艳·优花梦冰玫瑰灵伤如爱·晶泪墨阳云筱残伤雅·墨艳黎·千月琉璃。”


  “……吉尔伯特先生?”


  “女随父性嘛,别在意。不过雷欧你的话应该已经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了解了吧。”


  “嗯,”雷欧环视了一圈,重重的点了下头,“这个世界,是为了那个孩子而创造出来的。”


  有点像扎布前辈平时会偷偷看的种马小说一样世界的脉络永远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剩下的角色们只能通过和这个人进行接触或多或少的受到脉络的眷顾,比如说站在门口的仆从们,在少女在的时候他们是鲜活的,有生命的,而少女一离开就变成了人偶一样的迟钝生物,看来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不只有脱离少女掌控这一个步骤。


  “对了,雷欧,我想让你了解一个事情,我知道这是你必须知道的,不过,希望你能够认真接受。”


  “请说吧,吉尔伯特先生,”雷欧顿了顿,“我会努力接受的。”


  希望不是什么我这个女仆暗恋谁的其他设定,他默默对自己说道。


  “请出来吧,教导主任——轮弗洛……女士。”


  一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着的不可言说的充满了肌肉和爆发力的腿从拐角处踏着红色的7cm高跟鞋走出,配着蓝色的及膝群和白色的衬衫,一个优雅而谨慎的蝴蝶结是用鲜红色丝带系在了对方的……喉结下?


  “扎布先生?!”


  哦,神啊,还是让我暗恋谁吧!


  


天哪。他看到肌理分明的古铜色属于男人的腿踩着高跟儿朝他迈开一步。


 


天哪天哪天哪天哪。他听见他面前姿态优雅此时单手掐腰,被性感短裙勾勒出凹凸有致身材的女士臀部扭出一个违和弧度朝他昂头冷哼一声。


 


“哼。”


 


——不啊啊啊啊啊!!!!!!雷欧感觉到自己的神之义眼仿佛被山椒泡过三天三夜那样,此时比起基尔伯特先生是那个安洁的爸爸或是他被迫套上了女仆装他更不愿面对的是这个——


 


一向以乱伦为傲,胸部为美的扎布·伦弗洛,好像还挺开心的正男扮女装。


 


“看够了没啊阴毛头?”某种意义上的一语惊醒梦中人,雷欧赶紧把眼神从伦弗洛小姐裙底突然的蜜汁凸起上移开。


 


“抱……抱歉……”雷欧支支吾吾不敢看他,基尔伯特老先生表面风平浪静一贯慈祥,后背却微微发颤正努力憋着笑。


 


“咳咳,好了雷欧先生和扎布先生。”基尔伯特拍拍手化解尴尬氛围,“这个世界的“我的女儿”已经开始上课了……”


 


圣玛丽苏学院内随着基尔伯特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一阵激荡昂扬有如暴风雨夜的一听就不像普通上课铃声该有的钢琴曲,丝毫没有了吐槽欲望的雷欧随处一瞥看见了不知何时跑到角落双手正隔着布料捂着他大兄弟的扎布女士。


 


“扎布先生!!”


 


“……我没事臭小子,”扎布的声音听起来像强忍着痛,“基尔伯特管家还在思考对策我这儿出了点问题你不用管……”


 


“扎布先生啊啊啊啊啊啊啊!!!”雷欧已经看见扎布的手背竖起一道道青筋,他和他小兄弟自相残杀同归于尽似的战斗方式似乎还不能立刻停止,雷欧压住女仆裙的裙摆,这样他的大腿才会因有布料的接触而感到一丝丝安心。


 


基尔伯特静静等到铃声停止才开始继续他的话题:“嗯……雷欧先生,冒昧问一下,我说到哪了?”


 


“您说到这个世界的您的女儿已经开始上课了。”


 


“哦哦是的是这样没错。”老管家低头笑了笑,“是我这副老身板不太管用了……”


 


“那么雷欧先生,您在这个世界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太寻常的问题呢?”


 


不太寻常?


 


“就比如说,您在安洁家的时候,发现的一些比较有特点的不同寻常的问题。”


 


雷欧仔细想了想。


 


“好像……是有的。”雷欧说。


 


这个世界看起来非常不走心且结构繁多冗杂,在雷欧认真勤恳充当女仆的这几天他也发现了像基尔伯特老先生说的那种“特别的问题”。


 


比如说整个世界都是以安洁为中心为原点形成的脉络网,然而就算是一对夫妻两人的关系线也几本单一没有分叉,直直的连向本与他们毫无瓜葛的安洁身上。


 


还有安洁家族御用直升机贴身保镖暗中护卫队,雷欧第一次见到就像看见了他家以前闹的虫灾。


 


奇怪的是,不仅是他们,除了他这个外来者以外,其他人在离开安洁之后就会行动就会迟缓反应能力就会下降,永远重复安洁走之前下的某一道对他们的命令。


 


“……就像我们写的小说一样。雷欧思索一番这样比喻道,“我们在写小说的时候不会写配角的行为,思绪和事件发展永远按照主角的来。”


 


“于是配角便没有属于自己的动作与想法,因为作者没有写。”


 


“是的”基尔伯特附和说,“就像一本写得并不是多么优秀的小说一样。”


 


基尔伯特摘下眼镜揉揉太阳穴感叹一声,“真是辛苦你了雷欧先生……如果没有您在这估计什么事都不会成功的。”


 


面对基尔伯特这种感谢式的夸奖雷欧着实有些触动。曾几何时终年白雪盖着青草嫩叶的山脉脚下,金发的小女孩眨着亮晶晶的碧色眼睛捧着画纸对旁边的小男孩咯咯笑,“哥哥,哥哥最棒了!”


 


真希望再一次看到那样的景象。他的妹妹眼睛里蕴着星辰,星辰里独有他。他为了那眼睛里的万丈光芒而活,为了他亲爱的米歇拉再一次笑着眨着眼睛对他说,哥哥你最好了。


 


哎。这个月的生活费还没有转给米歇拉呢。


 


“……那基尔伯特先生。”雷欧说,“我们该怎么办才能出去呢?”


 


“那还不简单。”身后一个粗犷的男性声音很为不屑的嘁了一声。


 


扎布小姐依旧捂着他的裆平静的说,“做掉就好了嘛。”


 


 


琴无


“可是如果这里是小说的世界的话我们又是如何进入的呢?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怎么会存在于这里呢?”雷欧无视掉了扎布的回答,对着基尔伯特问出了目前最为关键的问题。


没错,如果这里是一本小说的世界,那么作为三次元生活着的他们又是如何进入到这样的一个二次元的现实世界当中的呢?


基尔伯特点头,赞扬了雷欧的智慧:“不愧是雷欧先生,这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而不像某位先生一样,由于看见了不科学的胸部弧线就瞬间抛弃了自己的大脑。”


某位先生绝对指的是扎布!!!雷欧在心里疯狂的吐槽着


躲在角落里的扎布被这句话刺激得瞬间破功,裙角也不压了,不满的大声嚷嚷道:


“什么叫抛弃了自己的大脑啊!基尔伯特!我再怎么样都比这个阴毛头好吧!”


说话间,扎布的手指也不偏不倚的指着雷欧,而雷欧则怔怔的看着扎布已经消下去很多的迷之突起,突然觉得自己胯下一凉,却又管不住自己对于扎布幸灾乐祸的心情,一时之间竟然有些茫然了,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笑还是该笑.....


“哈哈哈哈哈哈!!!”雷欧指着扎布已经消下去不知道有多少的凸起笑得直不起腰来,扎布缺罕见的没有立刻跳出来和雷欧互喷,而是目光忧郁的看向远方,像是已经看淡了........个屁啊!!!


“阴毛头我看你笑得很开心啊!”扎布狞笑着,向雷欧的裙角伸出了罪恶的手,基尔伯特绅士的挡在了雷欧的面前,拦下了这只充满着罪恶的手,雷欧见状立刻跳到了基尔伯特的身后,洋洋得意的向扎布吐舌头。


扎布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严重的挑衅,额角的青筋都跳了出来,他狂放的一拉裙子,硬生生将一条修身的小长裙给撕成了一条破破烂烂的性感小黑裙,对此,雷欧表示相当辣眼睛,神之义眼也受到了侮辱!


但是已经失去了自己大半个小兄弟的扎布已经不在意这些小细节了,他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找回自己男人的尊严,他露出了宛如恶鬼一般的笑容,看向躲在基尔伯特身后的雷欧。


大战,一触即发——


“好了,都别闹了。”远远地,一个身着繁华礼服的人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雷欧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向那个穿着一声繁华的礼服,头上还顶着王子两个大字的人——


“史蒂芬先生!”


 



评论(1)

热度(24)

  1. 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琴无 转载了此文字
    第三棒是钟哲哈哈哈哈没有标注一不小心给我加字数了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