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一】云影之间(一)

  这算是一个小系列的短文,小系列分为三部分,基本上我已经想好在动笔,这是第一部分是gl云暗,雷者自避请注意。

  以及这是第一部分的第一篇,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第三篇,不过稍微有点少,很抱歉啦。

  还有就是我其实吃all暗的,所以不会怎么出现其他cp,基本上我只能说明者自明。

  谢谢你的观看。

ps:暗香男弟子的腰疼已经治好了哦。
——————————————————————————————

    那女人拖着病体来的暗香,可惜她没有享福的命,还把一双儿女落在了这里,关先生想了想,还是将她算做了归去兮的一朵兰,倒是是那两个孩子再也不能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怜的打紧。

  那时候我只有六岁,也是成天被师兄追着要传授如何躲开江湖的险恶,师姐们也没说什么,有的忍不住看师兄像西洋的恋童癖一样抓着我说男人都不是东西尤其是没钱的那种就抓着师兄直接将他拽到了刀堂外面,说是让他处理那个四个月来一直在那里等师姐们扔扇子的华山弟子。

  兰花先生说过,女孩儿比男孩儿早熟,我想也是,要不然我乖巧的小师妹怎么出门两个月变得如此冷漠了。

  我问她怎么了,她当时竟然在收拾行李,我说你刚回来这又是作何?难不成是被那江湖绚烂遮了眼,忘了这处幽幽兰花香?莫忘得了,师姐说过,江湖既精彩也危险。

  她收了手,回头看我,像是刚被收入门下那会儿的样子,小丫头独自坐在捥兰湖边上。

  “她们说我该叫你师姐。”她也没有扭头看我。

  “是了,你以后便是暗香子弟了。”

  “但是我母亲呢?”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她那苦命的女人已经是香消玉损,如今只剩下归去兮那一抹兰香,“她,休息了。”

  “休息?要多久?”小丫头看着我,就好像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一样,“我父亲说这里能治好所有伤。”

  “那是云梦,这里治心。”

  一个给予生机,一个以杀止杀。

  “师姐,我好像被云梦追杀了。”

  “哦,不过如……嗯嗯嗯?”

  “那姑娘拉着我不放,说什么非要把我抓回去见门主,我心里一慌跑的更快了,我要走了,我不能拖累门派。”

  我想我当时应该是愣住了,等我反应过来,小师妹已经跑掉了,我觉得我是追不上她了,只想着跑到兰花先生那里汇报,没想到静夜思外面一个闲逛的同门都没有了,远远地听见宁宁师姐清脆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

  “你,对,就是你!你快去兰花先生那里帮我看看云梦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云梦的人来了?我心里担心小师妹,也没有计较宁宁师姐连点儿铜版都不给我的任务,没想到真的看见了小师妹乖乖站在角落,各位阁主也都在,还有就是云梦的客人。

  兰亭暮春很少迎来这么大身价的客人,最多也就是个高位者的使者,这次来的,竟是叶澜先生本人。

  我不敢上前,跳了几根树枝跑了过去,倒是想过同门多是来看戏了,没想到如此之多,连宋熙师姐都在,还带着她那位道长,家丑不可外扬这话也不知该骂哪家了。

  一看这情形,我倒是疑惑了,云梦掌门带人来找事我是明白的,可是她说的我怎么就什么都不明白呢?

  以命换命一向是暗香毋需言说的规矩,但是以身相许我倒是没怎么听说过,我看见掌门犹豫了一会儿又看向小师妹,似乎是说了什么,小师妹没出声,怯怯地应了一声,她对面那个面色苍白靠同门扶着才能站起的云梦小姑娘眼眶瞬间就红了,还傻笑个不停。

  整件事我是没听清,也没法子给宁宁师姐汇报,师姐拿起她吃剩的糖葫芦棍子就往我头上敲。

  “你肯定是刀堂师姐捡回来时磕坏了脑子,要不是孟师姐和我说了等你了解再告诉我怕不是早就成了明日黄花。”

  师姐敲了没几下把糖葫芦棍放到一边,又拿出一根糖葫芦,准备和我八卦这事,我撇了一眼地上的棍棍,想着一会儿一定要向关先生告状,就说宁宁师姐今天醉糖葫芦了。

  “哎哎,我和你说,那云梦弟子被安排到了静夜思,和我们那小师妹住在一起呢!”

  “恩?怎么还住下了?”

  “云梦的人说那姑娘以死相逼在微阑居门口跪了三天才磨软了叶先生,现在还没恢复,硬是缠着要来暗香,叶先生心疼弟子,隔天就给送来了,说是要定下七日之约。若是七日后小师妹还不接受那位姑娘,就让她永世不再见暗香弟子,若是答应了,便也是皆大欢喜了。”

  “倒也是个痴情儿。对了,师姐,你知道以身相许什么意思吗?”

  “哎呀,你可别真是磕坏了脑子,连这都不懂,就是,就是用身体还债!”

  是吗……我随口应了一声师姐,向着静夜思跑去,心里担心着以后小师妹要整日替那云梦拉车还债,这万一和那些男弟子一样染了腰痛病可怎么办?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