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耳钉

我不好受,谁都别想好受这种过分不良思想。

是刀。

——————————————————————————

  斯蒂芬将那对儿漂亮的耳钉带到莱布拉的时候,雷欧已经有所明白了,毕竟这只是一段有趣的时间,对于斯蒂芬先生来说,但是他又能决定什么呢?

  莱昂纳多·沃奇,依旧是个弱者,是个懦夫。

  即使那些亲密如同义眼的滤镜一样无法消失,雷欧还是要面对,他不断告诉自己,微笑,笑着就好了。

  “少年,你能帮忙带上吗?”

  “啊,好的,斯蒂芬先生,您能低一下吗?”一定是个美丽的未婚妻吧

  “不是的,雷欧,这是给你戴的,”男人温柔的笑着,“这是我家传给儿媳的宝贝呢。”

  那人调皮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那时候耳钉是斯蒂芬亲手戴上的,然后再也没有摘下来过。

  雷欧以为自己是忘了,忘了这东西快要长进肉里,长进心里,就像现在的斯蒂芬一样,长成了刺,没想一下,就疼的要命。

  他坐在一棵倒下的乔木上,树皮已经变得干燥易碎,只是稍稍用力,就能摸一手黑,雷欧觉得好累,然后他坐在那里,拿下了戴了好多年的耳钉。

  那玩意儿确实快要粘进皮肤,拽出来时用劲有些过头,原本银色的一段现在有着红色。

  “……雷欧?”

  那是克劳斯的声音,克劳斯没有说什么,他坐在树干的另一段,雷欧坐在和他距离一个树干的地方。

  “晚上好,克劳斯先生。”

  “晚上好,你也是来……”

  “我只是没有离开。”没有离开七天,所谓头七,不应该是没有人过就不算的吗?

  雷欧盯着躺在他手心的耳钉,突然开始哭泣他颤抖着把耳钉向自己耳垂上扎去,“斯蒂芬先生……对不起……我还是,还是不够强。”

  “少年你最强了,大概就体现在能够完全左右我吧。”

  “完全……完全没有意义啊……这种夸奖……”

  “雷欧,你不能再这样伤害自己,”克劳斯抓住雷欧自残的手,“不能这样,斯蒂芬也不会……”

  “但是,这个……”

  “如果你真的想要戴上,我来帮你,”绅士拂开雷欧耳边的碎发,摩擦着血液将干的皮肤,“我来也可以。”

  雷欧目光呆滞,他感觉自己能看见克劳斯背后的石碑。

  “谢谢您,克劳斯先生,我该走了。”

  如果没有绝对相信,是不是,就能否认所有失去?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