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接文

非常抱歉,图片看不清是我的失误,献上文字版请原谅。

←←←←←←←←←←←←←

01  by临

冬天没什么不一样的,不过只是比平常的日子多了点喜庆,树上比原来多了点彩灯也没什么……例外。
雷欧牙齿打着颤,他并没有收到所谓的圣诞节礼物,米修菈虽说早在昨天和他通了电话说已经准备好了但从那里到赫尔沙雷姆兹罗特总得需要三四天。
“三四天那就过完了啊……”这种事也只敢胆小鬼内心吐槽了,索尼克在他头发上蹦了几下又缩进衣领里,突然因为这样进来的冷风让雷欧搓了搓手,他并没有给自己买太多衣服,来到这里赚的钱大多数是砸给了房租和每个月寄给妹妹,与其想这个不如想想今年的积雪反倒比往年大了许多是因为什么,雷欧掏了掏口袋,里面只够他吃一顿汉堡,但是直觉告诉他今天那里会人满为患为了他这种天生倒霉体质的不必要麻烦雷欧还是朝相反方向转头:
今天还不到中午估计也没有工作在外面闲逛一会儿大概也没什么。
“我想回家,索尼克”为什么一个单身要想不开选择来公园呢,雷欧觉得全世界就他一个是黑白色,不是作画失误也不是画风天生,甚至他还想给自己配一首BGM二泉映月,长椅左边是一对情侣,人类,长椅右边还是一对情侣,异形。
其实雷欧也是很佩服他们的,能把圣诞节提前过成情人节也是十分厉害,索尼克拍了拍他露在外面冻的通红的耳朵,整个公园他一人一猴形单影只坐在这里十分的滑稽,更何况他本身不知为何自带的非洲气场连卖花的异形都给了他一个十分怜爱的眼神仿佛一个在圣诞的早晨就被女友甩的可怜小伙。
这时候突然有点羡慕扎布的女人缘,真的只是有点。
雷欧不禁开始想也许现在的扎布是和不知道他第几届女朋友说着在他耳朵里听来是十分腻死人甚至他对每一个妹子都说过的老情话,偏偏妹子还真的吃这一套被他撩的昏头转向。
“突然……有点想赌赌他现在这个女朋友会在第几天和他闹掰”雷欧把刚刚卖花小贩因为怜爱给的一朵已经有些要烂掉的玫瑰花递给索尼克,音速猴好奇的看了看这朵在所有情侣手里一对比就堪比破烂的玫瑰,十分郑重的又递了回去:“呼姆”。
雷欧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你这是要给我吗……其实算是我给你的但是又还回来到真有那么回事”其实这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收到花这样的礼物,不过初次对象是一只猴子难免会有些不该有的奇怪失望感?索尼克又跳上他的头,将那朵玫瑰放在他的领口上,就像个胸针……没人品味这么烂会选这样的胸针。
“嚯,我可真没想到你品味进化到这么差。”

02  by雪松

不用回头也能知道这种嘲讽的口气是谁,索尼克睁着眼睛左右打量了一下,用着音速的速度飞快踩着扎普的头离开了此处。扎普也并没有发现,想来比起被钱踩着头和眼皮,索尼克的重量根本不算什么。

“真是多谢夸奖,比起什么都没有我起码还有一朵玫瑰花,”雷欧转过身,看着扎普举着饮料悠闲的站在他身后,不由得扬起眉头问道:“不是要陪女朋友的吗?”

“啊…诺菲和乔安娜不小心碰到面,两个咒术师打起来可真不是能小瞧的。”扎普回忆说。

“人渣啊。”雷欧说。

“最近你是不是太翻了啊阴毛头?”

“别叫人阴毛头,哪里像了!”

扎普哼了一声不作答,一口气喝完手上的饮料,微微侧身将其扔进垃圾桶中,对着雷欧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上。
雷欧有些不解,但依然跟上,“去哪?”

“参加party。”

雷欧停下了脚步。

“干嘛那副表情,我揍你啊?”
“不,你说的party…就是那种吧。”雷欧比划了一下,虽然没说完,但扎普不用想也能知道雷欧想表达什么。
其实这也不怪雷欧,毕竟他最开始遭遇扎普被他抢走过外卖时数次是对方全身赤裸,参加着什么关于乱交的party。
“那种大人的party可不是你这种小孩子可以参加的,”扎普嗤笑着说,顺手从口袋中摸出手机打开消息界面直接扔给雷欧,继续向前行走。

“虽然人数比较少,但姑且也是莱布拉的活动,今天没有任务,打你电话又接不通,我就来找你了。好好感谢我吧鸡毛头。”
雷欧的手机在被昨日被找茬的人踩坏了,他还没来得及换,也没有和大家说,打不通也是自然的事情。
他看向扎普的手机,屏幕上是克劳斯发送的邀请,地址是总部附近的某个酒店,也算是与莱布拉交好的店铺,虽然比不上他先前为杰特预订的的地方隐秘,可也算是一个很好的位置。

雷欧放下心,追上扎普,与他肩并肩行走。

“稍微有点期待会吃到什么呢。”

“老板订的肯定不差,啊,这个给你。”

扎普扔给他一个包装的很精细的礼物盒,雷欧疑惑的望过去。

“没能送出去的东西,拿着也碍事,给你了。”

“哦…谢谢。”虽然知道这礼物盒肯定是装着送给女士的礼物,可雷欧也不会对着扎普客气太多,毕竟已经是熟人了,也没有地方不靠谱。
不过以防万一,他还是微微睁眼查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物品。

是一部女士手机。

03  by琴无

正如扎布所说的那样,参加party的人都是莱布拉的总部人员,参与的人不多,也就只有除了kk之外的莱布拉五人,毕竟kk不是一个单身狗
他来的时机不太好,party好像已经开完了,莱布拉的诸位正在进行聚餐活动。
菜刚刚上完,莱布拉的大家刚刚端起碗,见到他的到来,莱布拉的老板克劳斯主动起身给身旁那个空余的位子拉开椅子
“雷欧君,请坐这里”!
“啊,那个,谢谢克劳斯桑了”雷欧挠挠头,尴尬的坐在了克劳斯与史蒂夫中间,总感觉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扎布切了一声,随意的坐到了雷欧的对面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时之间,居然谁都没有说话,都在默默的注视着夹在两座大山之间的雷欧,气氛安静的吓人,雷欧偷偷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很好,只有他们一桌客人,连服务员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年你的电话怎么打不通呢?”坐在他左侧的史蒂夫首先提出了问题,他端着红酒,状似不经意间提出这个问题
“哦,那个呀,昨天不小心踩坏了”雷欧有些尴尬的挠头
“下次手机坏了的话可以先联系我”坐在他右侧的克劳斯也开了口,话语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哦,好的”雷欧尴尬点头,不明白现在的气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钱小姐?我身上有哪里不对吗?”感受到黏在自己身上那道灼热的目光,雷欧有些欲哭无泪的问道,所以说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啊!!!!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为什么气氛这么尴尬!!!为什么都在看我啊!!!
“没有!”钱.皇飞快的反对,但目光还是牢牢的盯着雷欧,仿佛要从他身上看出一朵花来似得
所以说到底是怎么了啊!!大家今天怎么都这么不对劲!!索尼克,我后悔了,今天我就不应该出门的!!
“那个....大家不吃饭吗?”雷欧小心翼翼的问着,目光停留在面前摆放着的大餐上
所以大家都不吃饭的吗?我的脸并不能当饭吃啊!为什么都在看我
“说到这个,少年,吃饭之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史蒂夫的脸上依旧笑嘻嘻的,看起来很随意的样子,雷欧的内心十分紧张,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个,您请问”雷欧已经紧张的开始说敬语了
“那么,雷欧君,假如让你选择在座的诸位中的一位作为你的伴侣的话,你会选择谁呢?”
“哦,伴侣啊....哎哎哎----!!伴侣!!!!???”

04  by夜轶

“没错,伴侣。”史蒂芬的语气不容置疑。
雷欧下意识瞄了一眼右边的克劳斯,希望这位绅士能够开口制止史蒂芬像是在开他玩笑一般的行为,却发现他正直的老板严肃而端庄地挺直背脊,视线明明是投向面前的菜肴,却在桌下悄悄紧扣着十指。
难、难不成克劳斯先生也在期待我说些什么吗?克劳斯先生?
雷欧抿抿嘴角。
一旁的史蒂芬注意到他偏头的动作,顿时失去了聆听他答案的兴致。他伸手握向面前的高脚杯,想要示意大家举杯共饮,将刚才的话当做玩笑一般带过时,却听见雷欧老老实实地开了口:
“可是……要说这里能够做我伴侣的,不是应该只有钱小姐……啊,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我只是……”
“好了,少年。我不过是开个玩笑。”
史蒂芬已经半举起了杯子,钱一眼瞥见玻璃器皿上覆盖着的淡淡水雾,迅速地移开目光。
“喂喂喂,这可是圣诞节,你们在这搞什么恋爱话题呢?修学旅行吗!喝酒啊,都给老子嗨起来!”扎布已经提起了酒瓶。
“如果不是扎布先生刚好被女人甩了,你现在肯定也在干和圣诞节毫不相干的事情吧。”雷欧适时地接过话题,企图中止这诡异的气氛。
“你个小屁孩儿懂啥,圣诞节就是神圣的新生命诞生的日子!老子可是很努力地在完成这一光荣――”
“雷欧纳鲁多君。”克劳斯低沉的声线突兀地插进来,“你认为伴侣只能是异性吗?”
“诶?我……”雷欧感觉自己刚爬上悬崖峭壁,希望的曙光还未入眼,就又掉回了万丈深渊。
气氛和视线再度回归到开始的状况,改变的不过是克劳斯原本盯着食物的眼神投向了雷欧的脸。翡翠的眸子透着前所未有的认真,还有一贯的执着。
史蒂芬叹了口气。
雷欧恍然间开了窍――难不成……难不成克劳斯先生和史蒂芬先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刚才气氛那么诡异,大家一定都被他们之间的关系吓到了吧!不过克劳斯先生果然很温柔啊,就算是谈恋爱还要顾及下属的感受什么的。
自认为想通的雷欧展现出最爽朗的笑容,他眉眼一弯,脑袋甚至稍作倾斜,笑着开了口:“我完全不介意性别什么的,伴侣嘛,肯定是相性最重要哦。克劳斯先生其实完全不用在意我的感受的,只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就好,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持您的决定!还有史蒂芬先生也是,你们不用遮遮掩掩的啦……”
“你,你知道了?”史蒂芬顿时大吃一惊,克劳斯甚至忍不住在他语音未落之前就接了话:“而且,你答应了?”
“……嗯!你们二位的话,我真的认为很适合!”虽然有点在意克劳斯先生有点别扭的用词,但雷欧还是庄重地点头。
钱手中的叉子掉到了地上。
扎布把嘴里的酒液喷了杰特一身。
杰特赶紧夹了几片生鱼片进嘴压惊。
吉尔伯特依旧面带微笑,从容地切着牛排。
“那么……那么……”
“嗯?”
“我们去约会吧。”
“好的,一路顺风,祝愉快!诶?等、你们拉我做什么……不,我并不想吃狗粮,那个……等等啊啊啊!”
余下的四人看着雷欧被两人一手一条胳膊越拖越远,默契地回过头一言不发地开始瓜分桌上的菜肴。
一路顺风,祝愉快,雷欧!

05  by嵇隶

雷欧在刚到达这座城市的时候第一餐是一个简单的三明治,一个不用掏钱的三明治,毕竟谁都没有想到会在离开家的第一天在一个陌生的街头被陌生的物种给抢劫。

幸好他遇上了善良的薇薇安小姐,那也是他第一次看见如此可怜的异界生物。

那个位于拐角的小店原来有一个鱼缸,里面放着一种奇特的异界鱼,他们十分弱小,却拥有难以想象的爆炸力,而处于鱼缸这样安全的环境中,他们隐藏了自己的锐气,被一刀刀变成了三明治中的美味。

雷欧听着薇薇安小姐向他介绍这座奇怪的城市,介绍这种奇怪的鱼,他却最终只记住了那条最后被夹在面包里的鱼。

可怜,无助,但是沉溺在所有会有的保护中。

正如现在的雷欧一样。

“请问……那个……这是什么圣诞节恶作剧吗?”

高大的克劳斯没有说话,他甚至没有低头看向雷欧,自以为能够掩饰住自己通红的耳垂,如果这是什么漫画大概克劳斯先生已经害羞到冒烟了吧。

“不是哦,少年,只有这份感情,我……我们是认真的。”

“但是……!”

斯蒂芬先生是个懂得时机的人,当雷欧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他知道这是一个适合吻下去的角度,而他也确实按照心里所想的吻了下去。

“斯斯斯斯斯蒂芬桑!”

“……斯蒂芬。”

“原谅我吧,少年,你对我来说是个小茶杯啊。”

“什么意思?茶杯,斯蒂芬先生认为我是个悲剧吗?虽然这样说也没错,但是是因为看我是个没有女朋友的悲剧所以今天……一定是这样,两个人都是很好的人啊!但是……”

斯蒂芬看着少年游离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打断了雷欧脑内的胡思乱想。

“因为这份感情啊,已经装不下了,满满地溢出了。”他揉了揉雷欧有些乱的卷毛,捂住了他眯着的双眼。

“尽管看不见,还是令人害羞的注视呢。”斯蒂芬无奈地想着。

“啊,克劳斯,先下手真是抱歉了。”

“……斯蒂芬,表达自己的爱并且对方接受这件事,永远没有先后,尤其是后者。”

正直的克劳斯先生转过身对着雷欧半跪下,无视了被吓到开眼的少年。

“雷欧纳德·沃奇,我喜欢,不,我爱你,你可以接受我的爱意吗?”

克劳斯笑了笑,给雷欧围上了一条暖和的围巾。

“圣诞快乐我亲爱的。”

06  by东风爱礼

神爱世人,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世人将奉其为圣子,将降生日定为圣诞节,他必要在世界穷尽的审判之日在光荣中降来,带来奇迹。

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在这座迷雾笼罩,荒谬又和谐,畸形而秩序的奇迹之城里,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比如从天而降的炸弹,比如突然变形了酒馆,比如现在这种状况……

意外的告白,突如其来的亲吻,脖颈上毛绒绒的温暖,两道专注的目光,全部的全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雷欧不由地吞咽了下口水,紧张的抿紧了嘴唇,像乌龟一样将头埋在柔软的围巾中,龟缩着逃避外界的危险。

害怕吗?有点吧。
意外?这是当然啦。
那……开心吗?

……也许吧。

看着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雷欧,史蒂芬不由地在心中叹息,深吸口气平复自己的心跳,向眼前的少年迈出脚步。

皮鞋敲击地面的响声宛如惊雷,唤回了雷欧发散的思维,刚刚发生的事又回到了眼前,雷欧有些惊慌地想将自己蜷缩起来,仿佛这样就没有人可以看见他,没有人可以触碰他的内心。

一只微凉的手却在此时轻抚上他的头发,“关于这一点,我跟克劳斯是一样的,少年。”丝丝的凉意在渗透,脸却不可抑制的升温。

“请不要逃走,雷欧。”宽厚的手掌轻轻包裹着他手,粗糙的茧细微的摩擦着,带来瘙痒的感觉,触动着心脏的颤动。

无处可逃。

细密的牢笼早已编织完成,悄无声息,只为囚禁其中的珍宝。

蜘蛛轻轻敲击着蛛丝,复眼闪烁着光,感知着,追逐着,编织着。
虎低伏着身体,藏匿在黑暗中,注视着,低吼着,吞咽着。

啊啊,已经无法忍耐了。

“请允许我再一次向你倾诉我的爱意,我爱你。”
“倾听我的爱吧,少年。”

你没有退路。

刺痛感,是热?还是冷?是身体在颤抖,还是心在鼓动。
也许是圣诞前夜的苹果蛊惑了我,那是恶魔的禁果。
我早已堕入深渊。

雷欧缓缓的睁开眼睛,映入眼中的是交握在一起的双手,放轻的力度,却不容逃脱。

自嘲的在心中笑了一声,你还在矫情什么啊,雷欧纳鲁多·沃奇,你胸膛中跳动的是什么?那想要挣脱束缚的心脏早已飞向他的手中,不由掌控。

史蒂芬感到手下轻抚的头微微抬起,发丝滑动,“史蒂芬先生,”雷欧轻声呼唤着,“克劳斯先生,”两人的目光随着雷欧的呼唤声聚焦在那双神造的义眼上,精美绝伦,令人沉沦。
我早已深陷其中。

“我啊,其实很不擅长自我剖析的,”雷欧有些羞涩的笑着,“在我看来,我是个自私弱小的人,没有史蒂芬先生那样的力量,没有克劳斯先生的正直高洁,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伸手挠了挠脸颊,雷欧抬起头注视着眼前两人,义眼忠实地记录着,存储着,他们看起来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说,以尊重的态度倾听雷欧难得的自白。

“但是啊,”所以啊……
雷欧无法抑制嘴角的上扬。
“你们是英雄啊。”我憧憬你们啊。

雷欧伸手按着胸口,泫然欲泣般地诉说着,“不只是这个世界的,也是这个世界的英雄。”
我爱你们啊……

这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别扭的告白了吧,史蒂芬愣神了一会,突然不可抑制地大笑,“你这就算是答应了吧,雷欧少年。”

克劳斯显然还没回过神,听到史蒂芬的话,翠绿的眼中迸发出绮丽的光彩。

“啊!克劳斯先生?”手上突然传来一阵拉力,雷欧脚步不稳的跌入一个怀抱中,高级面料柔软舒适,紧贴着面颊。

环绕在腰间的手臂用力的收紧,“对不起,雷欧,”克劳斯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如此的近,带着冬日特有的热气,“原谅我失礼的行为,,就这样保持一会,好吗?”绅士仍在询问,雷欧的耳边却能听见那绅士外衣下,野兽的心跳,如鼓,如雷,快速,和自己的一样。

荒谬又畸形的荣光之日啊,我是否需要向上天弥撒,祈求一个奇迹,也许不用,要问我为什么?因为这里是赫尔沙雷姆兹·罗特,奇迹之城赫尔沙雷姆兹·罗特。

嘿,米歇拉,你过得好吗?

哥哥我过得很好哟,圣诞礼物已经收到了,我很喜欢,另外,不要小看哥哥啊,除了你的礼物,圣诞节我收到了一份最珍贵的宝物,一份独一无二的奇迹。

你跟他怎么样了?上次之后相处的还算愉快吗?哥哥我啊,也找到了,下次也请你见见他们。

不用担心,我可是你的乌龟骑士啊,相信我的眼光,那是哥哥在黑暗中见到的光,明亮耀眼,却不灼人。


——————————————————
那么再次欢迎各位老师出场。
第一棒 @临
第二棒 @雪松木
第三棒 @琴无
第四棒 @Night Anecdote
第五棒 @嵇隶·咸鱼海
第六棒 @东风爱礼
谢谢观看。圣诞快乐。

评论(11)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