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被困在厕所里的雷金

是的,让你们失望了,没车。

赌博害人,但我乐在其中了似乎……

痛并快乐着。

谢谢观看。

————————————————————————————
  金知道他应该早一些说出这件事,即使每个人都在抗拒,都在拒绝。

  大家都不愿意面对,他和雷狮也难免终于面对了这个问题,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

  另一边是着急的嘉德罗斯、安迷修和卡米尔。

  金隐约听到嘉德罗斯急得跺脚的声音,而可靠的卡米尔明显是拦住了智商临时下线的安迷修试图直接上剑的冲动行为。

  “你们真好,真的,”金咬了咬嘴唇,止住了将要流出的泪水,“但是,事已至此,我和雷狮,我们……”

  “渣渣你给我闭嘴!我才不管你们怎样!”

  “对啊,金你放心,我以最后的骑士之名起誓,一定会把你从恶党手里救出!”

  “卡米尔,放开他,”雷狮冷冷的声音从金背后传出,“让他负责最后的赔偿。”

  “大哥……”

  “别说了,你们别说了。”

  “闭嘴的是你渣渣!”

  “对啊,金,别担心!”

  “……没事的,金。”

  “沃日你们哦,你们早点把这门给修了不就没这事了?现在我被关里面了你们很温情哦!”被锁在厕所里的金如是说到。

  “渣渣你特么再说一次?”

  “我错了。”

  “很好你个渣渣,看你嘉二大爷一会把这门直接拍脸上。”

  “嘉德罗斯大爷冷静!今天宿舍丹尼尔值班!”

  “沃日这么愉悦?卡米尔你快放开安迷修让他砸!”

  “大哥你冷静点。话说我们为什么不去找丹尼尔先生?”

  傻孩子,宿舍刚被秋锁大门,丹尼尔被明令禁止进来了。也就是说,现在的丹尼尔,就是个看门的。

  金心痛地想到,但是转念一想,十分欣慰,卡米尔你真是智商担当,能想到这么好的主意,尽管没有什么卵用。

  “算了算了,你们去睡觉吧,我和小鬼在这里苟且一晚上算了。”雷狮十分大气地揽住金的肩膀。

  “渣渣你以为我会担心你们吗?本大爷不管你们了!”

  “大哥你我是真的不担心,但你们两个……”

  “恶党你还会用‘苟且’这个词?怕不是要对金图谋不轨。”

  “……”其他人我不管,卡米尔我们的兄弟爱呢?

  好不容易将其他人哄去睡觉,金和雷狮又陷入了一个难以逃避的问题。

  洗手间这么小,两个人连一起转身都是问题,睡觉,在不断的肢体摩擦与摩擦中,雷狮感到了慌张,这个词可能要由静态变成动态了。

  “雷狮,我趟你腿上将就一夜行吗?”

  “……”我觉得行,可我的小兄弟可能撑不住。

  “那我去一边窝着吧。”

  “别,行,可以,来吧小鬼。”

   大度的雷狮大胆的在浴室的瓷砖上躺下了,迎接了温顺坐下的金。

  这是一个极其煎熬的一夜。

  以至于雷狮被救出来第一句话就是。

  “别问了,你们让我睡会儿,我自制力可好了。”

  辛苦了,成年的老雷狮。

评论(16)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