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金色娱乐(演艺圈poro)

  当然主要是嘉金,其他人基本上没出场,但是还是觉得是all金,嘛……就当是我私心吧,占tag抱歉。

  真是极限文字了对我这种垃圾咸鱼来说。

  快扶我起来,我还能吸金。

——————————————————————————————

  “我是金,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关照了。”

  也许是被这样的话语所诱惑,嘉德罗斯竟对这场电影的拍摄有了一丝期待。他始终不明白作为一名歌手,出道后第二件事是要拍电影是为了什么,圣空星集团新的老板可真是有着丰富而出人意料的想象力。

  他无所谓,只不过是一场长达五个月的现场演出。

  但是,也许是因为魅惑呢?

  本色出演歌手对于新人来说确实是个有利条件,只不过嘉德罗斯不在乎,更不会感恩戴德。

  不过是一场戏,有什么难度?

  当然要知道在拍摄开始后第四天嘉德罗斯被这个自己立的flag打脸打的啪啪响。

  他坐在一边的石头上,冷漠地看着雷德背着三人份的行李满头大汗的喘着气,还要坚持给坐在一边看戏的自己传授所谓演艺圈前辈的经验。

  “老大,你别看……看这个金一脸纯良,万一……是个金切黑呢,你要……自己小心,如果……”

  “你的意思是,我还打不过一个渣渣?”

  “哪有啊老大,嘿嘿嘿,”雷德背后一凉,紧忙凑上来给嘉德罗斯捶背,“老大我这不是看你第一次拍摄有点儿小激动吗……”

  “雷德……”蒙特祖玛想了想,拿下了雷德身上的背包,看着对方感动的要哭出来的眼神,掏出了羽蛇。

  “是你飘了,还是我蒙特祖玛带不起新人了?”

  “……我错了……”把感动的泪水又憋回去,雷德认命的又背起行李。

  嘉德罗斯对于拍戏前上山拜神的习俗是不屑一顾的,这种事情,就是渣渣们能力不足寻求庇护的一种体现吧。

  他斜眼看了一下周围认真的人们,内心却增添了一丝不满。

  渣渣,向我祈祷保护不就好了?

  拍摄正如嘉德罗斯预料的那样简单轻松,他知道自己是个天才,可以轻易学会这些东西,并且这位天之骄子为此感到无比自豪,尽管这种自豪被很多人称之为自负,但是很明显,嘉德罗斯有着自负的能力。

  尽管在生活上,他遇到了不少问题。

  为了养成兄弟两个的契合度,金和嘉德罗斯一起住,一起吃,一起上厕所……哦,这个没有。

  少了雷德时不时的老妈子附体,嘉德罗斯在一开始还是感觉很自在的。

  于是前三天,两位不怎么出门的小少爷好好搜刮了一圈影视城的美食,这就导致了在第四天,嘉德罗斯惊人的料理白痴天赋终于刷出了神一般的存在感。

  你要知道,不是谁都能在简单的煮上水的时候把厨房烧了的。

  金揉了揉脑袋,感觉自己可能是穿越到战乱时期了,一转身又关上门。

  “渣渣你给我开门!”

  “嘉德罗斯你都这个时候了不能牺牲一下自己让我安全的停留在和平年代吗!”

  金知道这个新人,他听过嘉德罗斯的第一首歌,很好听,没有摇滚习惯性的炸裂感,但是每一句都富有力量,似乎是那种城市上空的烟火。

  震撼,但又深入人心。

  他知道这位新人浑身上下都会散发着光芒,像是小太阳一样。但是他没有想到,原来太阳,这么膨胀啊……

  你心里怕不是没点儿B数.jpq

  没有新人会有的拘谨,嘉德罗斯演的自在,演的精彩,这是个好事,金打心眼里为他高兴。他不认为这是因为角色的对口,这是一种天份。他作为对方出道后第一位合作伙伴不得不说心里还有点小骄傲。

  尽管嘉德罗斯一口一个渣渣的,不过也是能忍一下不是,来自明明和对方已经小学生吵架三天却还要装作当然是原谅他啦的金。

  发现嘉德罗斯根本不能碰厨房的第一天,金以煤气爆炸为借口向剧组请求了更换房间,并且在嘉德罗斯吃人的眼神下在厨房口挂上了“嘉德罗斯和煤气灶不得入内”的牌子。

  等到遭到了组内人“我们用的是天然气啊”的吐槽,金还是十分善良而且坚强的帮嘉德罗斯挡住了第一个可能为他招黑的可怕技能,进厨即燃。

  你就说,厉不厉害?

  嘉德罗斯冷笑了一下,“料理这种东西,不过是弱小的渣渣们无聊的产物罢了。”

  “有能耐你吃生的啊,”金在看到嘉德罗斯似乎要踏进厨房的脚,怂怂的把要说出口的话收了回去。

  拼命的向炒青菜里加着辣椒,然后又翻动锅铲,把带有辣椒的一面掩住,温柔地笑着把菜端上餐桌。

  “吃饭了,罗斯。”

  年幼的嘉德罗斯突然回忆起了当年电视剧里的贤妻良母型女二,突然被自己所感动,于是他不自觉的放轻了声音。

  “你笑的……好恶心。”

  “沃日嘉德罗斯你个兔崽子还要不要吃饭了?”

  看着安静吃饭的嘉德罗斯,金竟然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想着自己将来会养个这么不省心的九岁儿童,但是心里总有那么一丝难言之惑,还是就说出了口。

  “嘉德罗斯,你为何,不吃青菜?”

  “不喜欢。”

  “别啊,青菜可好吃了。”营养丰富不说,你要是嫌它清淡,我不是还给你放味了?吃啊你倒是。

  “渣渣你怎么不先吃一口?”

  “……我吃。”

  看着嘉德罗斯津津有味地嚼着,金向着青菜的筷子有些颤抖。而在他犹豫之时,对方似乎已经要吃完了,金心一横,他动了!他的筷子向着青菜出手了!请注意了各单位,选手金终于要自作孽不可活了!他叼到了青菜!真是奇迹的一刻,他要吃了!要吃了!他开始嚼了!啊,很是带感的嚼青菜慢动作!他要咽了!虽然嚼不够五下,但是人很明显已经快能横着抬出去了!

  金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了,似乎有把火在嘴里燃烧,脸和耳朵的温度也高的吓人,没有注意到对面嘉德罗斯一副“老子要谈大事但是老子这是第一次所以老子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蜜汁羞涩低头,满脑子只剩下“日哦我就应该直接把青菜摁嘉德罗斯嘴里”。

  嘉德罗斯,今年16岁,性别男,出道第一年,受到了十六年来从未感受到的冲击。

  他竟然,被渣渣,给,拒绝了?

  嘉德罗斯对着桌上的残羹剩饭,思考着渣渣急忙跑开时留下的话语。

  “谁让你不吃青菜!”

  “????”

  渣渣你拒绝我找到理由很清奇啊。

  很好,渣渣,我记住你了。

  这件可以称得上是世纪惨案的故事起源于这个没有硝烟的战争夜晚,当事人嘉某表示,“渣渣做饭好吃我让他以后直接给我做不行吗?

  哦豁,我这是人身绑架,你见过人身绑架厨师就为了吃饭吗,渣渣。

  不就是工作?我养不就好了。

  没想到我被拒绝了?还是因为挑食被拒绝?现在的厨师都这么个性的吗?”

  好,让我们打断嘉某十分给自己招黑但是男友力max的谈话。总结一下,嘉某由于被另一位当事人抓住了胃所以决定先下手为强抓住对方的心,哦不是,抓住对方的工资来源使得自己拥有一个娱乐圈无人能敌的料理小当家。

  理想远大,鼓掌鼓掌,不愧是社会我嘉总,人矮还超重。不过你想想,一顿饭就能把胃口给养叼了,这小当家不得了啊。

  尽管第二天两个人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金有些沙哑的嗓子还是暴露了很多给脑洞贼大的雷德。

  “老大,我想了想,”第五天早上,雷德一脸凝重地站在嘉德罗斯一旁,“这个要交给你,注意安全。”

  新人嘉德罗斯拿着粉红色的《如何追求男朋友》追打其助理雷德这件事怕是要火。

  让我们感谢蒙特祖玛小姐姐强大的工作能力,让这件事灭绝在了剧组内。

  在相处了一个月后,嘉德罗斯终于能在生活中也熟练的对着金叫哥哥,而我们可爱的金,也终于摸透了该怎样放辣椒才能不伤到自己而又杀伤力极大。

  你还没放弃啊……

  事情就是这样猝不及防,在状似平静无比第四个月的一天晚上,嘉德罗斯习以为常地端起碗筷,打算再一次尝试表面上叫做洗碗实际上确实碗碟毁灭的行为。

  这次金把洗洁精藏的很好,嘉德罗斯没找到,他走到客厅想要质问这个影响他学习渣渣生活模式的大渣渣。

  却看到金痛苦地捂着肚子在地上抽搐。

  “渣渣?”

  “渣渣你给我起来!”嘉德罗斯慢慢扶起浑身无力的金,“搞什么渣渣!”

  “……肚子……疼……”

  嘉德罗斯盯着对方眼角因为痛苦沁出的泪水,滑过他从未注意过的细嫩皮肤和精致脸庞。

  想要舔掉,想要拿走他的痛苦,想要让他只为我一个人哭泣。

  嘉德罗斯愣住了,他从来没有感受到如此多的感情在他的心里冲撞。

  担心,愤怒,焦虑……喜欢?

  他感受到金因为痛苦在自己手腕上留下的指甲印,像是猫愤怒的攻击。

  嘉德罗斯从来没有这样子惊慌失措,但他还算理智,他把金抱起放在床上,急忙掏出手机,似乎连120都按不住。

  雷德接到了电话。

  “老大,我……”

  “滚过来看看渣渣!”

  救护车比雷德来的慢,但幸运的是随行的医生说并不算大事。

  雷德拦住了想要跟着上医院的嘉德罗斯,“老大……”剩下的话不言而喻。

  你谁都不是。

  但是我不想。
 
  金在住院后第三天顺利出院,剧组很好心的跳过了他的镜头。他也终于感受到了大爷一样的待遇,特指嘉德罗斯的特权对待。

  嘉德罗斯大爷捏着对方的肩,还要随时为金手中的果汁续杯,他想着好好的怎么就“最近过度食用辛辣”呢,顺手拿起对方手里的果汁就是一口。

  “喂,这是我的。”

  “嗯嗯,渣渣的。”

  嘉德罗斯知道还有一个月,也知道自己学会了很多,更知道,以后自己的路少不了谁。

  “雷德,推销嘉金,听懂了吗?”

评论(2)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