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佩金安的故事(后续)

醋文一时爽,后续火葬场。

  感谢求后续的小可爱让我有了发刀的机会和灵感。

  垃圾呗,我还能说什么呢。

——————————————————————————

  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选择。

  佩利爽朗直接,安迷修温和内敛。

  两个人同样可靠,同样值得爱。

  金犹豫着。

  “我选择离开。”

  佩利在睡梦中,抱着还有温度的被子,半边的床上却只剩下冰冷。

  安迷修有一张字条,写着唯一的“再见”,安迷修不知道应该理解为再次相见,还是再也不见,他希望是前者。

  佩利不想找别人玩,即使帕洛斯叹着气说,傻狗傻绝了。

  安迷修不想尝试寻找,因为他的小王子不想要他。

  后来,疯狗和骑士都老了。

  安迷修头发有些花白,年轻时头上掘强的翘起温顺而无力的倒下了。他喜欢每天早上到以前的那个公园里练剑。

  也许有一天谁能看见,然后如同当年那样轻轻鼓掌,说,“真帅啊,骑士”。

  佩利挺直的背部终于有些弯曲,当年霸气的疯狗也变成了老年的看门狗,佩利也习惯了衣料的摩擦感。他喜欢每天早上到以前的那个公园里散步,但不会在看到安迷修后就上去打架了。

  毕竟没有那一天谁会到来,然后如同当年那样冲上来,说,“你们别打了”。

  两个人有时候会坐在一起休息,老实说这大概是世界毁灭也不会有人想到的情况。

  但毕竟两个人在等同一件事,同一个人,即使那一天,金拉着一个小小金,然后走过来。

  “好久不见。”

  没有。

  佩利找不到第二个能让他愿意吃肉时把串串让出来的人,他每次吃肉,都会拿起,然后放下,再拿起,吃不到了,没有以前那么好吃了。佩利戒了烤肉,不好吃,难吃。

  安迷修再也找不到离开这个地方的理由,他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当初要离开。不过没用了。

  每天,有一个老奶奶带着她金发蓝眼的小姑娘到公园里散步时,两个人都会看向小姑娘。

  如果,他在这里,也会是这么可爱的吧。

  那天,小姑娘问奶奶。

  “奶奶,爷爷去哪了?”

  “爷爷,去世很久了。”

  突然就泪如雨下。

  佩利和安迷修,一起坐在公园的秋千上,没有晃动,单纯的用有些老花的眼睛看着远方的的落日。

  仿佛在等着什么人来到。

  大概是在等那个金发蓝眼的少年回家。

  他轻巧地蹦到他们面前,眉眼都笑着。

  “我饿了,我们去吃肉吧。”

  然后两个人都跳起来,牵着他的手,年轻与活力又回到身上。不需要犹豫,不需要思考,似乎又活过来。

  夕阳下,还有三个不灭的幻影。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