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插入情结

七.错误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恶魔?!”

  “Well,well,pine tree,你总是这样想我,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善良的恶魔呢。”

  “呵呵,是啊,恶魔……”

  “Come on,你不关心一下壁画么?”

  “比起这个我想又是你的杰作吧。”

  “Kid,你这样的怀疑真是太伤我心了,如果说我也是被困在这里的呢?”

  “……”

  沉默,长久的沉默,时间仿佛静止,长得让Bill感觉自己变成了化石。

  “……喂……你也不能出来吗?”Dipper选择了相信Bill。

“……恩。”

  又是一阵无言,Dipper觉得有些尴尬,他看向旁边的壁画。

  “小镇的历史……”壁画一直在变化,Mabel说的没错,虽然变得不算快,但现在已经到了总统创立小镇的时候了,而且速度好像越来越慢。

  “Well,pine tree,你可能错过了我的出生。”

  “……滚……”

  周边的森林变得稀疏,居民楼也变得密集,奇怪的是……一些黑影出现在小镇周围,像是人形,但是只是在周围的森林中迅速掠过。

  “人们不见了。”

  “?”

  “走近森林的人在和黑影重叠的一瞬间就会消失。”

  “我不明白,Bill。”

  “你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吗?”

  “你为了消灭我们来到这里然而马失前蹄,不对,三角不正然后意外出不去了,只好丢下玉米色的脸面再出现。”

  “……你好像加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你的错觉。”

  “Well,well,让我告诉你好啦。在大概几千年前,人类有一种天敌。暗夜是他们的舞台,鲜血是他们的美食,死亡是他们的舞蹈,恐慌是他们的娱乐。人们称之为……”

  “吸血鬼……”

  “Good,吸血鬼对人类的生存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如果吸血鬼现在还在的话人类可能还是远古生活方式呢。”
  “然后呢?”

  “一位来自东方的强人出现了,他有着杀死吸血鬼的能力,经过一次次苦战,人类终于可以在历史上留下自己的脚印了。”

  “是他写的这些日记吗?”

   “不是,这个日记被写是那之后很久的事。那之后,所有的吸血鬼都被驱逐了。但是,几十年前,他们又恢复了活力,你看,那些黑影,就是吸血鬼。”

   “越来越多了……”

  “吸血鬼变得大胆起来,因为已经没有人来阻止他们了,但是……”

   一颗流星掉落在小镇中央的广场上,一阵灰尘过后出现了一个人影。

  “Mabel?!”

  “她是Mable,据说是那位强人的传人,她的出现终结了一切,所有的吸血鬼都被封印在了她重创的一个空间内。”

  “用大十字架压住的阵法?”

“你怎么知道……她还在周围种下了毒藤,希望没有人会误闯。这以后,地球上就没有吸血鬼了。”

  “……那你?难道是来把封印……”加固的?

  “封印松动了,我来这里找一些帮手帮我毁灭世界。”

  “……”你真坦诚。

  “Look,pone tree,神秘小屋。”

  不知道什么时候,画面已经进入十几年前了。

“年轻时的叔公还挺严肃的,”Dipper想着。

  “……”Bill漂到Dipper面前,“Well,pine tree,看来我们还要在这里待上一会儿,来约法三章怎么样?”

  “我并不是很想和你待在一起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毕竟谁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我更想去找Mabel他们。”

  “Come on,pine tree,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你又不是人。”

  “……Well,你难住我了。但是,你很想出去……”

  “停,我不想和你多说什么,我会自己找出路的,只要你不再打扰我。”Dipper打断了Bill想要说的话,径直向着走廊深处走去了。

“Well,well,一点儿都不可爱,会吃苦头的哦,我才不会管你呢。”嘴上(?)这么说着,Bill跟上了Dipper前进的步伐。

  “水平移动的时候小镇是正常的……”随着Dipper的移动,壁画上的图案不在改变,恰恰相反,壁画好像静止了一样,“倒是像个真正的壁画了。”
 
  但是渐渐的,Dipqer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了,他说不出来,很明显,他已经走向了壁画中森林深处的位置,但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了,“怎么回事儿呢?”他问自己。

  Dipper站在那里,看向前面好像走不完的长廊,又看了看后面只剩下黑暗的红地毯,最后看向了Bill,又扭过头看向壁画。

  “喂喂……”

  “嘘……三角形你想出去么?”

  “???三角形???”

  “回答我。”

  “想啊。”

  “你是什么材质制成的?”

  “???你是在逗我么pine tree?我可是由邪恶的原子微粒构成的,材质什么,我……”

  “闭嘴,撞上去。”

  “???我们之间真的只隔着一个次元壁么kid?”

  “我们一直在这个屋子里!我们从来没有离开!这不是壁画,这是外界,这里是吸血鬼的镇子,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地方,唯一离开这个地方的方法,就是破坏这里最薄弱的东西。”

  “很聪明么,pine tree,然后呢,你也知道,我和你隔了一个次元壁,我怎么……”

  “你一直知道,Bill,你知道对不对?”

“Well,我……Pine tree!!”
 
  玻璃的碎片从空中划过,像是跳着拙劣的华尔兹,时间如同静止,Bill从来感觉不到从他身体中穿过的三维物体,但现在,他觉得那些尖锐的东西仿佛在他的眼睛里深深镶嵌着,疼,生疼。
 
  他的Pine tree,跳了出去。

——————————————————————————————————
现在的年♂轻人啊,更新了都没有人理我,委屈。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