嵇隶·在还债·还不完了

cp洁癖,极其容易被安利。

插入情结


六.共舞
 
  Dipper感到诧异,同时有些不知所措,决定先安慰一下Mabel,老实说,他自己的内心也充满了恐惧和疑惑。

   “Mabel?你还好吗,你……Mabel?!”不对劲儿……Mabel的毛衣已经变了样,或者可以说,Mabel换上了一身晚礼服,和原本的毛衣一样是能黄色的,原本装饰的流星图案变成了裙摆上闪烁的宝石,爪钩从袖口露了出来,Mabel把它挂在裙子里的短裤上,看起来镇定了不少。

   “你知道吗,bro……我们必须快点儿找到Soos和Wendy并且离开,我不知道我遇到了什么……但那让我感到恐惧……”

   Dipper做了几个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似乎第一次见到自家姐姐这么冷静的样子。

   “你说的对,我们先想办法离开这间房子。”他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西装,似乎对这件有些骚气的纯白衣服有些不满。

   “……Dipper?!你究竟是怎么混进来的?!”来自背后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或者说,熟悉的责骂。

   “呃……帕西菲卡?你为什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问题,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我家的晚宴,你们这群偷吃的小老鼠,出去!都出去!”

   “嘿!我们不是故意的,你得听我们……”

   “Dipper?……别说了,我们走。”Mabel把手搭在弟弟的肩膀上,安抚性的拍了拍。

   “……恩。”Dipper 挑了挑眉,跟着Mabel向大门走去,留下帕西菲卡一脸蒙逼。

   “……Excuse me?”

  豪宅的大门被擦的十分干净,把整个宴会都映射了出来,Mabel甚至觉得可以用它当镜子。

  “呃……Mabel?你确定你没事儿么?你让我觉得怪怪的。”

  “也许是这个鬼地方的锅。”

   “……”Dipper无奈地耸了耸肩,继续推着门,突然,他们发现,不管他们怎么对待这个门……

   都没有什么卵用。

   两个人靠在门上,一副沉思的样子。

  “……”

   “……”

   “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别的出口。”

   “好主意。”

   借助着身体的优势,两个人从舞蹈的众人间窜出,好不容易离开了人声鼎沸的大厅,真是感觉要窒息了。

   “这走廊总让人感觉长的没完没了。”

   “平息愤怒工人灵魂的时候好像没觉得有这么长……”

   “不会是那些幽灵又回来了吧?”

   “噫。”

   “哈哈哈哈哈哈……”

   Mabel笑得几乎上气不接下气,揉着肚子在地上滚了几圈。

  “……笑点在哪里啊……”

   “哈哈……好了……哈,继续走吧。”擦掉刚刚笑出来的眼泪,Mabel加快了步伐。

  走廊突然很安静,像是自习课上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后的寂静,连两个人的脚步声在这里都像是鬼屋里水滴落在空洞的地板上一样。

   “……到尽头了。”一头磕到走廊尽头壁画上的Mabel揉着有些红肿的额头说着。

   壁画上是一个荒凉的小镇,像是他们刚进来时的小镇,这让Dipper有些不安,他仔细摸了摸壁画,什么都没有。

   走廊尽头只有一个方向,向西的转弯,背后的路已经黑到看不清了,什么时候身后的灯都灭了呢?舞会的音乐好像又响起,是一首干净的钢琴曲,像是阳光下美丽少妇们的下午茶,在这里却异常诡异。

   Dipper总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他却不敢回头,谁知道会有什么呢?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拉着手,Dipper感觉到Mabel手中的汗水,用力地握了握她微微颤抖的手。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Mabel之前经历了什么呢……”他想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一只白皙的手将要搭上他的肩膀。

   “喂。”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叫什么啊你?!”

   “啊啊……唉?帕西菲卡?你不是也叫了么?”

   看着前面两个毫无自觉的人,大小姐还是忍住了,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没错,这就是,贵族大小姐的魅力所在(露牙笑),Mabel你再用看“智障”的眼神看我真的保持不住微笑了哦。

  “你在这里干什么?”Mabel很是冷静地问到。

   “这是我的台词吧,两位,这里是我家好吗?!”

   没有人回答她,Dipper仿佛没有缓过来一样呆愣着,突然拽着Mabel疯一样的跑了起来,留下了一脸蒙逼的大小姐。

   “Dipper?”

   “Mabel……你记得么?我们……还在这个房子里,这个房子……我们根本没有走出来。”

  身边的壁画不断变化着,仿佛在展示着小镇的进化史。

   “这不是壁画,这是玻璃,外面在发生变化!Dipper!Soos他们……”

  Mabel的声音戛然而止,Dipper想要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而,手中空空的,身边空空的,又是那片黑暗。

  “……Mabel?”

   “Well,well,pine tree,这可不是我干的。”

   “……Bill。”握紧拳头后骨头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中异常响亮。



————————————————————————
什么,你找不到前文?!

是的,我也是(σ′▽‵)′▽‵)σ因为这是个年更(bushi)文。
 
  喜欢要说不然多让人伤心,么么。

评论

热度(16)